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7

平安夜

平安夜,我去教堂了。   实际上那天早上我就开始计划这一天应该怎么过了。那时候我的计划是看一些圣诞相关的电影,听一些圣诞相关的歌曲,以及去一些圣诞相关的教堂。   在上午上完课之后,我决定去看电影。那些名字里有圣诞的电影都是恐怖的啦这一类的东西,所以我最后还是选了小鬼当家。我记得我一连看了两部小鬼当家,还是挺有感觉的,十分放松。   然后去了机房。图书馆引进了一批音乐,但是图书馆自己的电脑由于技术原因是听不见的,所以我只能去机房听。"Joy to the World"是一首非常好听的曲子,至少我听的这个版本十分好听。另外建议大家听一下巴赫的B小调小提琴四重奏,我也觉得挺好听的。   听了一些曲子,又看了一些无聊的东西以后,我在晚上七点从机房出发,前往我期待已久的教堂。早上我曾经发短信给两个北京的同学,问他们北京哪里有好一些的教堂,我所想象的好一些的教堂么,当然指的是徐家汇天主教堂、佘山教堂以及基督教(新教)国际礼拜堂。我相信看这个space的上海学生都知道它们在哪里吧,至少应该知道前两个,而且当我说第三个在衡山路上的时候,应该也有不少人会反应过来。但是,我的天啊,那两个人竟然完全不知道什么教堂的地方,至少他们的短信告诉我的是这样。我无奈问了几个(相对北京来说是)外地的学生,他们告诉我学校旁边有一个教堂。(我爸竟然异想天开问北大里面有没有教堂……)   在别人告诉我那个教堂的时候,并没有流露出那是一个很不错的教堂的意思表示。于是我以为那是一个像南京路西藏路附近的那个教堂差不多的教堂。我并不是说西藏路的那个教堂不好,只是那里的地理位置限制了那个教堂的建设,不能像徐家汇佘山那样造得很宏伟,也不能像衡山路那样有一个小园子而且还很有情调。纯粹是环境的原因。   去了那里,大失所望,那是一个新的教堂,看上去就像是一幢大楼的一个附属建筑。教堂似乎在二楼,一楼则开了一个咖啡厅,那时候我是真失望啊……负面情绪到此截止。   到了那里,听到了很宏伟的唱诗班唱歌的声音,看到一颗极高的圣诞树,估计有三层楼高吧。圣诞树旁边有一些箱子叠成的楼梯,一个小唱诗班站在上面正在唱,背景是大喇叭播放的音乐。这时候,上一拨圣乐崇拜的人正在退场,好多人手里都捧着一支蜡烛,从教堂里走出来,挺有味道的。教堂前的小空地上,秩序一片混乱,军人,警察,停车场的看守,都在维持秩序。我看到了进入教堂排队的地方,于是排上了队。那是我这辈子排过的最糟糕的队了。人非常非常多,多到我透不过气来:前面的人压着我的胸口呢……只要有一个人稍微往前一点,前面就蝴蝶效应一大片向前涌,然后挤不下了又一大片向后面倒,我觉得这样迟早会出事的。以前我听说挤死人、踩踏的事件,总以为是那些受害者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的,但是那天我才真正意识到,根本不可能,人在里面没有自由,只能随波逐流——甚至连出去都是不可能的。最后队伍散了,我没死,但也没进去:人太多了。PS:队伍散的方式也很奇特,警察把警戒线给拉起来,所有人都向前冲,以为是可以进教堂了,于是把最前面的人逼到了墙角,后面的人还在往前,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不在队里了,却仍然以为自己在排队,于是疯狂地向前挤,只有少数人意识到了这一点,强行从人群中挤了出去。我也是一个。   等到下一场的人进去了,我就在外面听大喇叭把里面的声音放出来。一些圣歌。用的是我听不懂的语言。另外还有布道,讲三个博士追着西北边的亮星来到伯利恒,说他们“为什么被称为博士呢?他们是北大毕业的?还是人大毕业的?(没说清华啊……)是物理学的博士?还是化学的博士?都不是。他们追求真理,并找到了永恒的(eternal),唯一的真理……”在教堂旁边有一个挺大的帐篷,上面写的是“伯利恒马厩”。里面,一些中国和外国的人们在用快一倍的速度唱教堂里传出的歌。听了好久,最终我还是走了。回宿舍以后,还沉浸在这个气氛之中。   第二天,听说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天津分校的学生们对一部轿车进行了反转、拉伸等活动。(希望没有碰到Key words,很多人写的东西因为有key words而被处理为只有作者可见)。起因是因为一辆车在学校中,和自行车发生了摩擦,自行车主被要求赔很多钱,于是引来大量undergraduates围观,并由于先前一些事故处理不当,最终该无辜的车被翻转和破坏了。详情可以google。假如对此评论,不得涉及key words。平安夜啊……   最近我准备寄信玩……希望大家也给我寄信啊。   By 快乐的P&P   PS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燕园45乙楼249室 邮编:100871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 9 Comments

看星星,考四级及其他

一天晚上,突然想到要去校园北边走走。 北大的校园面积只有清华的一半,而实际上有效面积也只有总面积的一半。南半部分是生活学习区,北半部分是风景区。就我自己的情况来说的话,去北边的时间与我的空闲时间完全的成正比,因此我一般喜欢至少两个星期要去北边玩一次。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拎着两根火腿肠,披着一件羽绒服,从宿舍踏上了向北边的征途。路上我甚至脱下了羽绒服,撩起了袖管(是因为想体验冷的感觉)。我看了临湖轩,以前从没看过的一个景点。又到未名湖的一个子湖,踏上冰面走了一会儿,非常好玩的一件事情。但最令我惊讶的,是星空。 有些人也许看过一张卫星地图,在晚上从太空中看华东地区。在散布的六等星之中,闪亮着一颗耀眼的-27等星。意思就是说,上海那一片的光充满了整个上海辖区还要多,而其它城市只有很微弱的灯光。于是,即使是在江秋(那pzelszjc的地方),我看到的星星也不超过20颗。但那天,我看到了整整47颗星星,在北大的冰面上。这时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那么多。似乎是第二个第一次,第一个是我第一次看到松鼠。其中应该有一颗星是火星。当时我想,星图只有在这时候才有价值啊。其中,北极星清晰可见,令我找得着北。我吃完了两根火腿肠,看完了满天的星星,踩够(可不能说“完”啊)了那一片冰,心满意足回到了寝室。 若干天以后,竟然听说有流星雨。有人准备去北大静园(一片草坪)看。鉴于过冷,衣装已换,我们一开始并没有决定出去。直到时间到,舍中某A走到阳台,一下看到了一颗,将我们都吸引到了阳台上。事实证明,他那么快就看到流星纯属运气。一般来说,现在的流星雨每小时最多也只有几十颗了。走上阳台,我采取了这样一个姿势:头在阳台外,脖子在阳台的墙上,身体悬空,脚靠在宿舍的窗沿上,身体就这样“躺”者。那天,我累计看到了六颗流星。这时我第一次看到流星吧。那天我看到了53颗普通星星。 接下来就是准备四级。其实没什么好准备的,今天我上场的时候竟然还有题型是我不知道的。1000词的文章,只允许15分钟,做10道题,而且不都是选择,还有要填东西的,我感觉很不错,但很多人都没有做完。我大概涂答题卡用了1分钟,看文章用了6分钟,5分钟答题,3分钟看别人……很喜欢这种在一片安静的环境下快速看东西的感觉。另外,由于整个学期都在看英语的化学,reading的skill没有退化,这种东西应付起来才没什么难度。 By the way, 我考试有冲突了,高等代数和法学原理。其实我一直期待着有冲突的,比较好玩。一般有两种做法,老师出AB卷,或是学生在考完第一门以后10分钟考第二门。我希望先考法学,再考数学,因为数学比较熟悉嘛。明年决定四门法学的课都要听。 最近几天这里是“好运北京”乒乓赛的赛场。赛场外面都拦着铁丝网,开口的地方(也就是出入口)都有士兵把守(本来我以为可以从这里溜进去的),铁丝网也有士兵巡逻,只有有证件才能过去。一下想到柏林墙。只有在建起来以后,无法入内的感觉才会变成深深的绝望。而在它拆除以后,经过几天的平静,一切又会像以往一样重新开始。 By P&P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