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台湾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句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的底线。假如哪一个国家不承认这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国的外交关系就此结束。   今天我在乌拉尔上注册(原谅我那么晚才注册),发现它要我填“country”一栏。那是一个下拉菜单。里面有Congo,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以及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之类的国家,还有Hong Kong, Macau之类的地区。我与往常一样地去寻找Taiwan,盼望着这个与中国有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的一所学校能承认台湾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了,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台湾,不过我惊喜地发现后面和Congo一样也跟着一些注释。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于是我就想起了在04年的上海选拔赛上,我去注册了美国的Green Card Lottery,中了奖的话就可以拿到美国的绿卡。理所当然的,它要求我填“Country of birth”。值得注意的是,只有选了Taiwan的人才有资格参与抽奖,那些选了China的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想到了在集训队看的那个“逃离克隆岛”,便觉得这个Green Card Lottery似乎在本质上与那个去The Island的Lottery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还是觉得那个The Island还是要恐怖的多。   想到了在沈阳的时候,那个gongmo在沈阳耍人的样子。在沈阳中街(相当于上海南京路)上的一家“上海鸡柳汉堡店”前,gongmo对着那店员说:拿格的鸡柳汉堡几钿一个啊?店员糊里糊涂听不懂。gongmo又说了一遍,这个店员似乎意识到了他在说什么。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gongmo说:侬里得上海闲话也听勿懂,侬格的鸡柳汉堡勿正宗。说完就走了。整就一大牌!这位同志还在回收手机的地方说“我这个手机两万九千八”之类的,幸好他没有碰上一些彪悍的东北人。   想了那么多,是不是有些远了?   PS: NOI SHTSC2006将要在6月23日于25日举行。这次一定要进去啊,否则n年时间就白费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4 Comments

沈芸辉献血及其他

今天上地理课时,侯帅英同志正在我旁边翻看我那本《民法小词典》中关于物的部分。物必须具有独立性、稀缺性等特性。侯帅英于是问:人的器官是不是物?我答:在人体中的时候不是,被取出以后就是了。我又想用血来做例子,指出血在被抽出以后就成了物。刚撩开右手袖管,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上星期做的梦。   在梦中,我正在路上走,路过了一辆采血车,发现有一个人正在献血。竟然是沈芸辉!我很诧异,因为我怎么着都记得,在中国大陆,只有年满十八周岁的人才能献血。而我应该是9班年龄第二大的,第一大的是张入佳啊。于是我去问沈芸辉,她说:的确不能献全血啊,但是16岁以上就可以献成分血了。我十分后悔,因为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在我可以献血的第一天就去献一次血。我带着后悔离开了那辆献血车。   (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只有18-55周岁的人才能献血,应该不管是全血还是成分血的。)   醒来以后我就把这个梦忘了。直到这时,我终于意识到梦中的那个情景是不可能发生的,而沈芸辉说的那个理由也是站不住脚的(这个词有点……)。   于是就又想起来一个梦,也是上星期做的,情节有些冗长,与现实生活严重脱节:在我八岁那年,我和我弟弟一起到了一个植物园。与其说是一个植物园,不如说是一个植物博物馆,因为整个园是有天花板的,里面都是标本。那个植物园里有一个考试,考试通过可以获得一张handsome certificate(quote from usaco),于是我就兴致勃勃地去考了。前几关都很顺利,最后一关是要做一张试卷。在那间教室里,我苦思冥想,最后出来的成绩是:我差两道题就通过了。这时,外面有警察围了过来,警察怀疑我杀了人(…不是掐死的吧…)。于是那个监考老师拉了我就跑,并帮助我偷偷溜出了植物园。   八年以后,当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又一时冲动,和我弟弟一起来到了植物园。(整个梦中我的弟弟就一点事也没干)当然,我又一次参加了那个考核。当我理所当然地通过了前面的所有测试后,我又要进入那间教室,开始做一张试卷。正当监考老师要发试卷的时候,有一位工作人员走了进来。他就是八年前的监考老师。他马上就认出了我,并以“我要单独测试他”为理由把我带走了。他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告诉我我的行为有多么的冒险。正在这时,一位女工作人员走了进来,说:"Oh, John Jin! You’ve passed the test!"我以极其夸张的语调说了一句"Thank you"以后,她给我颁发了一张类似机票的证书。这就意味着我通过了考核。整个梦就在我和那些一起通过考核的人的交流中结束了。(直到最后,我才发现这个植物园是在外国的。)   最近的梦似乎特别的多。这些算是比较有趣的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