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来北大一月不足之感

终于等到了上机的时间了。虽说我寝室里有人带了笔记本,但是占用别人的机器时间来写space毕竟不是那么道德。我的决定就是,在这种垃圾时间先写好,回宿舍再贴上space,因为这里是上不了网的。 补充一句,这个键盘的n,m,o,还有逗号,都要用极大的力气才能按下去。打上面一段的时候,我已经要失去耐心了…… 来北京一个星期以后,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寝室里对自己说:我这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嘛。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围着北大的未名湖转悠,带着惊奇的目光去看斯诺的墓,想方设法找博雅塔的门却发现锁着,或是去图书馆的电脑上看brokeback mountain后群发短信问剧情……虽说不会像李橙一样为了便宜五分钱而乘公交车去外面家乐福买东西,不会注意到上海和北京出售商品的不同,但是在一对外地人中间说上海话,不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么。 这破键盘老是打断我的思路。 所以我换了个键盘。 其实北大还是很小的。 在北大,上课基本上只要提前十五分钟去就能保证赶到了,而且还是走着去。不像在清华,地方大是大得来……从甲地走向乙地少说也有三十分钟吧。 在元培,大学化学是必修课。我们的教材是全英文的。辨认一下ferric和ferrous,一个是Fe2+,一个是Fe3+。还有高氯酸,氯酸,亚氯酸,次氯酸,四个词分别有不同的词头词尾,学这个真的还是很好玩的。 突然想起HRH英明的毕正宜同志曾在一天晚上11:30来问我题目。问了三道题,我三道题都没有做出来,最后翻书给她解决了一道。剩下的两道我其实是想了一个星期左右还没有想出来。但是当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竟然想出了其中一道题的做法,果然还是有了压力才有动力啊。 打字顺畅多了…… 北大和清华的新生教育实际上是差不多的。在我们接受图书馆使用培训的时候,那老师说:“学生证一定要本人使用,不允许借给别人,像我上次看到一个人用别人的学生证,真是太愚蠢了,连性别都会搞错,简直不像是北大的学生(笑)……在邻校发生这种事情的话倒还好说。”说完,他又补充道,“其实清华的新生教育也是这个样子的,…………………………”经过验证,似乎这个人并没有说得太错啊。 昨天南模校友会清北分会算是有了一次聚会。会上,某清华的说他骑了一辆自行车到北大来,结果气被放掉了,经过观察,那辆车上竟然写着“清华学生专用”,这么嚣张能不出事儿么……像我去清华的时候从来不穿着任何和北大相关的东西,上次竟然穿着“东华大学”的衣服……保证安全嘛…… 北大的图书馆还是不错的,特别是那个可以点播电影的地方,下次哪个人愿意过来我把我的校园卡借给他进去玩玩,被抓住只要说是邻校的就可以了:>但是罚款还是会被罚的。 最后再说说上海话吧。我们宿舍有一个东北的,有一个山海关关内的(离山海关异常近)也能算半个东北的,还有一个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但是他在福建长大。我和那个香港的,在打电话的时候都不用担心泄漏隐私,但是那两位就得好好斟酌该说什么话了。有一次,那位东北同学说,张大同(华师大二附中的校长吧)给他们上课,说:“这条线段有多少长”,“这个量有多少大”……我呆了一会儿:有什么不对么?“应该是‘多长’、‘多大’啊。”然后发现那是上海说法。又比如,“把闹钟ge1到几点了?”那个ge1也是上海说法的。又如,这道题真的很cuoke的。当然,北方也有一些词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隔一种语言就是隔一种文化啊。 就说到这里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要把它贴上去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