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Study and contests

10月份的总结?

整个十月份还没有写过space呢,现在就来写一点吧。   从哪里开始呢……记得某个星期的星期六,北大里面举办了国际文化节(或是类似的什么东西)。我去了好多国家的展台。最吸引我的当然是新加坡的,那些人还送了我非常小的一些纪念品。德国学生带过来了一种踢足球的玩具,占用了大量的道路。在某个刚果的展台,一个老妈妈拿了一大堆的钱币过去,是那种让那个国家的学生都惊叹不已的那种。似乎那位老妈妈拥有各个时期扎伊尔的货币,有一些都已经停止使用了,还有一些是殖民地时期的货币,比利时的。然后我又去了挪威的、意大利的、荷兰的、法国的、英国的展台,还是挺有意思的。朝鲜的学生竟然是来宣传金日成的主题思想的,每人都戴着一个徽章在胸口。   那天还有“美食”,免费品尝各国食物,队伍排得不是一点点的长。我反正去得非常早,中饭就是那边解决了的。   顺便说一句,新加坡国旗的五颗星不是五族共和,而是peace, prosperity, progress, justice, equal.   还有就是我在一个地方发现了一架钢琴,这下可以有消磨时间的去处了。不过是不是有时间给我消磨呢……   北大图书馆有一间专门的房间,里面就是让人看电影的,希望大家多多推荐。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一个星期推荐三部电影的话,我一星期就要花8个学时看,8学时就是8学分啊,这样就有32个学分了……是我学分最多的一门课。《楚门的世界》还是非常好看的。   据说北大的图书馆是亚洲高校第一,全国第三,仅次于国家图书馆和上海图书馆。那简直就是太强了,里面多老的书都有,还有港台的那种被禁掉的文献。   思路乱了……   想起有好几次我都看某些校园中的人长得很像聪。当然是指第一印象,我不会对他的外观那么不熟悉的。有时候我发现,最好的熟悉他的外观的方法是找他和与他相近的人之间的区别。比如说有一次,我觉得某人像他是因为那人的头发长得恰到好处。   哦,我的铅笔盒掉了,谁给我推荐一个……   准备在张骞主席前加HH。   准备对不祝我生日快乐的人取消前缀。   大家多去图书馆,图书馆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   就写到这里吧。   PS 声明(25)   祝我生日快乐是延续前缀的必要条件。必须在每一次生日的当日起两(2)年之内(含两年后的那一天)祝我生日快乐。声明前所有的生日的起算日起从该声明生效之日起120日后开始计算。   该声明现予公布。自公布之日起生效。对此有异议的人士可以在该声明生效之日起60日内(现在没有前缀的人士在接下来第一次拥有前缀之日起60日内)提出异议,异议期间该声明继续执行。   Dat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5 Comments

来北大一月不足之感

终于等到了上机的时间了。虽说我寝室里有人带了笔记本,但是占用别人的机器时间来写space毕竟不是那么道德。我的决定就是,在这种垃圾时间先写好,回宿舍再贴上space,因为这里是上不了网的。 补充一句,这个键盘的n,m,o,还有逗号,都要用极大的力气才能按下去。打上面一段的时候,我已经要失去耐心了…… 来北京一个星期以后,有一次我一个人在寝室里对自己说:我这小日子过得还挺滋润的嘛。在夕阳西下的时候,围着北大的未名湖转悠,带着惊奇的目光去看斯诺的墓,想方设法找博雅塔的门却发现锁着,或是去图书馆的电脑上看brokeback mountain后群发短信问剧情……虽说不会像李橙一样为了便宜五分钱而乘公交车去外面家乐福买东西,不会注意到上海和北京出售商品的不同,但是在一对外地人中间说上海话,不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么。 这破键盘老是打断我的思路。 所以我换了个键盘。 其实北大还是很小的。 在北大,上课基本上只要提前十五分钟去就能保证赶到了,而且还是走着去。不像在清华,地方大是大得来……从甲地走向乙地少说也有三十分钟吧。 在元培,大学化学是必修课。我们的教材是全英文的。辨认一下ferric和ferrous,一个是Fe2+,一个是Fe3+。还有高氯酸,氯酸,亚氯酸,次氯酸,四个词分别有不同的词头词尾,学这个真的还是很好玩的。 突然想起HRH英明的毕正宜同志曾在一天晚上11:30来问我题目。问了三道题,我三道题都没有做出来,最后翻书给她解决了一道。剩下的两道我其实是想了一个星期左右还没有想出来。但是当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我竟然想出了其中一道题的做法,果然还是有了压力才有动力啊。 打字顺畅多了…… 北大和清华的新生教育实际上是差不多的。在我们接受图书馆使用培训的时候,那老师说:“学生证一定要本人使用,不允许借给别人,像我上次看到一个人用别人的学生证,真是太愚蠢了,连性别都会搞错,简直不像是北大的学生(笑)……在邻校发生这种事情的话倒还好说。”说完,他又补充道,“其实清华的新生教育也是这个样子的,…………………………”经过验证,似乎这个人并没有说得太错啊。 昨天南模校友会清北分会算是有了一次聚会。会上,某清华的说他骑了一辆自行车到北大来,结果气被放掉了,经过观察,那辆车上竟然写着“清华学生专用”,这么嚣张能不出事儿么……像我去清华的时候从来不穿着任何和北大相关的东西,上次竟然穿着“东华大学”的衣服……保证安全嘛…… 北大的图书馆还是不错的,特别是那个可以点播电影的地方,下次哪个人愿意过来我把我的校园卡借给他进去玩玩,被抓住只要说是邻校的就可以了:>但是罚款还是会被罚的。 最后再说说上海话吧。我们宿舍有一个东北的,有一个山海关关内的(离山海关异常近)也能算半个东北的,还有一个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但是他在福建长大。我和那个香港的,在打电话的时候都不用担心泄漏隐私,但是那两位就得好好斟酌该说什么话了。有一次,那位东北同学说,张大同(华师大二附中的校长吧)给他们上课,说:“这条线段有多少长”,“这个量有多少大”……我呆了一会儿:有什么不对么?“应该是‘多长’、‘多大’啊。”然后发现那是上海说法。又比如,“把闹钟ge1到几点了?”那个ge1也是上海说法的。又如,这道题真的很cuoke的。当然,北方也有一些词是我从来没听说过的。隔一种语言就是隔一种文化啊。 就说到这里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要把它贴上去了。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5 Comments

赴杭州考toefl记

寒假里,我和某奇形怪状的人一起读了toefl。虽然我并不想立刻去考试,但那个奇形怪状的人偏要早早地把toefl考掉。鉴于当时上海已经没有地方有名额了,我就报了一个杭州的6月30号的。PS:现在全国各地今年的都已经报满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上各种课的时候想方设法坚持背50个单词。这样坚持了十多天,我就坚持不下去了。从这一点上可以深刻地反映出我这个人的本性。4、5两个月,各种各样的事情非常非常多,到了6月15号左右,终于可以在家休息了。   大概有人听说过,我对教科书是非常迷信的,认为只要一本教科书背出来了就能在竞赛中取得很好的成绩。这点也反映在了我准备toefl的过程中,我反复不停的看,看的是各种各样的题型,但是就是懒得去做。作为例子,我是在考场上第一次写toefl那种作文的。   当然,鉴于我是这样“准备”的,在“准备”这件事上就没什么好讲的了。   6月28号,我到学校拿了毕业证书。   6月29号,我们一家和奇形怪状的人及其妈妈乘坐M443(看得懂的就看……)次列车到了杭州。到了以后,我们住到考场楼上的宾馆(那考场一站式服务非常到位)。复习,打死一只蚊子,睡觉。   6月30号考试。早上六点一刻就起来了,七点吃好早饭,去签不作弊协议,写寄成绩单的信封,再nga fe nga fe,到三刻左右,我进去了。后来我知道,奇形怪状的人签协议前连协议的内容都没有看过,签名时这么不负责任,是我叫他奇形怪状的人的主要原因啦。   考试经验的话,最好晚进去,做reading的时候影响也小,speaking的时候还可以听人家在讲什么,非常合算。   10:30我出来了。(打到这里的时候,我被呛了一下)下午,我们五个人玩西湖,六和塔,第二天玩了灵隐,然后才乘坐M444次列车回的上海。   故事还没结束。回上海以后,我立刻发烧了,浑身没劲,根本就不想吹空调。第二天早上,我很晚才起来,发现感冒好了,这才算考试结束了嘛。   附:成绩报告:http://toefl.etest.net.cn/cn/ScoreReport?AppID=157508 每部分满分30,共120。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5 Comments

NOIP2006

今天我上了oibh,看到那里出来了noip一等奖的公示。于是上noi.cn,果然是那里出来了。   非常高兴的是我竟然也在上面。本来以为会没有的……   研究了老半天,使我感兴趣的是内蒙古的情况:   去年的noip,内蒙古发生了一些意外。oier传得比较开,我的space上面也转了。今年的后果就是,内蒙只有一个人拿一等奖,这人以前是拿过的……   内蒙报名的人数也戏剧性地从2000跌到1200,以后好有上升的空间吧……其他省似乎没有下降超过100的……   ——————-   想起来,在绵阳的时候,我们这些搞电脑竞赛的人,谈论起实验班的优越性。我说:实验班好啊实验班好……某人说:实验班有什么好?另一人说:培养出像P&P这样的人,实验班不好吗?某人说:只是培养出一个P&P啊,其他还有什么好?另一人说:培养出了像P&P一样的人,怎么可能还不好呢……   于是就这样继续下去。   (说实话,某人思维是有些混乱的。E.g,问:一个杯子,上面放水,下面放酒,会怎么样?(标答:会混起来)某人:水到下面,酒到上面……再问:一块木头,上面叠一块铁,会怎么样?曰:……那么,水保持在上面,酒保持在下面……)   后来就真的开始谈实验班的优越性。一个去了华师大二附中,一个去了复旦附中,若干个去了上中,我觉得实验班真的很优越的。最主要的是,我在里面过了若干年幸福的生活,有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还有一个好的去向。   至于去向,我的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去华师大二附中的MCH同志,同样也进了北大,虽说有些惊险……   ——————-   哦,对了,HSH也许应该这样解释吧:Home, Sweet Home.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2 Comments

台湾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句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的底线。假如哪一个国家不承认这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该国的外交关系就此结束。   今天我在乌拉尔上注册(原谅我那么晚才注册),发现它要我填“country”一栏。那是一个下拉菜单。里面有Congo, 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以及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之类的国家,还有Hong Kong, Macau之类的地区。我与往常一样地去寻找Taiwan,盼望着这个与中国有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的一所学校能承认台湾省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当然了,我最终还是找到了台湾,不过我惊喜地发现后面和Congo一样也跟着一些注释。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于是我就想起了在04年的上海选拔赛上,我去注册了美国的Green Card Lottery,中了奖的话就可以拿到美国的绿卡。理所当然的,它要求我填“Country of birth”。值得注意的是,只有选了Taiwan的人才有资格参与抽奖,那些选了China的人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想到了在集训队看的那个“逃离克隆岛”,便觉得这个Green Card Lottery似乎在本质上与那个去The Island的Lottery没有什么两样。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还是觉得那个The Island还是要恐怖的多。   想到了在沈阳的时候,那个gongmo在沈阳耍人的样子。在沈阳中街(相当于上海南京路)上的一家“上海鸡柳汉堡店”前,gongmo对着那店员说:拿格的鸡柳汉堡几钿一个啊?店员糊里糊涂听不懂。gongmo又说了一遍,这个店员似乎意识到了他在说什么。在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gongmo说:侬里得上海闲话也听勿懂,侬格的鸡柳汉堡勿正宗。说完就走了。整就一大牌!这位同志还在回收手机的地方说“我这个手机两万九千八”之类的,幸好他没有碰上一些彪悍的东北人。   想了那么多,是不是有些远了?   PS: NOI SHTSC2006将要在6月23日于25日举行。这次一定要进去啊,否则n年时间就白费了。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4 Comments

考试第一天

今天是冬令营考试的第一天。我做出了两道题目。80 percent 的人做出了两道题,其他人做出了一或三道题。刘翊这种人一道题也没做出来(没去考怎么做得出来呢?)。   公布一下题目吧。估计我是最早公布的。   一、已知实数 a1,a2,…,an 满足 a1+a2+…+an=0,求证:(当n>=2时)    max     (ak^2)<=n/3*zigma(i=1,n-1)[(ai-a(i+1))^2] 1<=k<=n   二、a1,a2,…,a2006是正整数(可以相同),a1/a2,a2/a3,a3/a4,…,a2005/a2006是两两不等的分数。问:a1,a2,…,a2006至少有几个不同的数。   三(我没做出来)、已知正整数m、n、k满足mn=k^2+k+3,求证,存在一对奇数(x,y),满足下面至少一个方程: x^2+11y^2=4m x^2+11y^2=4n   今天的天气转好了。我看到了太阳落山——那是真的落到山背后去了。我喜欢漫步在校园中,在黑夜的时候,感受孤独的气氛。   我们在这里其实是蛮无聊的。除了考试,我们就是在等吃饭和睡觉。昨天,当我们终于忍受不了讨论了n道题还没过半个小时的时候,有人决定去电子阅览室。至于我,我基本上花了所有的free time把哈利波特系列重读了一遍。   这里的校园很漂亮。有一个很大的池塘——里面有喷雾器,造成云雾缭绕的景象。昨天我就听到一个人对着对讲机喊——   水景怎么还没开?怎么还没开?……不是呀,我不是叫你开水景吗?怎么回事?别管……你先开呀……怎么还没开?……好,开了。   这时,我看到一根入水管开始放水。又过了几分钟,喷泉和喷雾器开始工作了。   上海的领队就是慷慨,还请我们到小卖部挑东西……   昨天晚上下着小雨,我在福州一中里的一座小山上散步。这里的晚上是很幽静的,只有很少的卡车从校门外穿过,因为这里是郊区。于是,我又想起了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的一段往事:   那天,天空下着小雨。我和张聪在南模的操场上走着。细雨打在张聪和我的身上。张聪跳着,笑着,拥抱着那滴滴雨水。“我喜欢下雨。”张聪说。我问:“你喜欢下雨么?”“我不喜欢!”张聪又说。      ——摘自《和谐社会与物理数学(序)》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