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哈利波特?

今天,我上了msn以后,与往常一样查看我的space留言。与往常不同的是,我今天又在声明后面加了三项——这三项我早就想好了,只是每次上msn的时候都太懒。接着,我发现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于是我就开始查看我的声明们:我看到了更正声明(1):在《无题(2)》中,哈利波特一周年(2005.11.5)误为10.29。特此更正。   我突然意识到了今天已经是11月12日了。上一次早了一个星期,这一次又晚了一个星期。   庆祝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两周年!   ……我还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庆祝。   平时没事发呆的时候,我经常会想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的事迹。我曾经想过要给聪树碑立传的,但后来我以宣誓的方式否决了这一做法。   聪是一个十分奇怪的人,这并不是因为他abnormal或是之类的。他身上是有一种可以加HH前缀的气质的。当然,因为我已经加了HM的前缀,HH的前缀自然就不需要了。   在那次抗战六十周年的合唱的时候,我和聪在上海音乐厅里面瞎逛。我们走到了一个餐厅,在旁边的没有开灯的储藏室里发现了一个躺在手推车上的人。确切地说是聪发现的。那简直就像是一个死人。想象一下,四周都没有人的环境中,在一个阴森的角落有一个蜷缩的闭着眼睛的人一动也不动。我确实被吓得不轻——假如我把他叫醒,估计他也会吓得不轻的——可是,他真的活着吗?   我们又走到了一个地方。在走廊的尽头,我们终于遇到了一扇没锁的门。聪打开门,打开灯,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屋子,里边有……有很多很多东西,反正……就是很豪华的啦。我觉得这里应该是接待贵宾用的吧。   —————————————– 以上写于11月12日 以下补充于11月26日 —————————————–   受到聪的启发,我决定在考试的这几天逛一下我有兴趣的地方。我挑的三个地方是,中山公园,上海音乐厅,以及静安寺(旁边的一个地方)。   星期四,考完以后,走到龙漕路站,乘上轻轨,我知道我一定是在中山公园下车的,却不知道我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哪里。我准备着是花两天的时间逛这三个地方的。在下车的时候,我终于决定今天要到中山公园和上海音乐厅去看一看。看了中山公园车站的导向地图,我踏上了寻找中山公园的征程。   郑是后鼻音!   在走了一些人迹罕至的道路以后,我找到了中山公园的三号门。中山公园真是和谐世界的典范。里面有一些人在写生,使我想起了我以前曾画过的《德国领事馆》,还有么……亲自去看看就知道了。   从正门出来,很容易就看到了地铁入口。但是,里面走了上百米,才终于到了站台区。我罕见地买了一块小蛋糕,开始向黄陂南路进发。   上海音乐厅的旅程没啥好说的。在外面逛了一圈,又不能进去。以前我们进去的那个后台入口,现在有人看守着。我怀念地看了它一会儿,就离开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在回黄陂南路站的路上,我看到了延中绿地的天鹅,脖子又长又直,十分有趣……   鉴于HH Memory Limit Exceed的记忆力不好,我在星期五的时候按照计划开始了静安寺之行。静安寺公园已经比以前好多了,草坪上没有了游人踏出的小道。记得在小学的时候,我曾想走一条小道,被管理人员骂……那里的外国人比较多,在我要去我想去的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发现两个外国人——一大一小——和我是同一方向的。最后,我发现我想去的那个地方比我的想象差远了,十分失望。那可是我从四年级以来一直向往着的啊!最终我失望地乘地铁回了家:静安寺—2—世纪大道—4—上海体育馆—1—锦江乐园。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