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5

10 days to go and Happy new year to you all!

那位从复旦bbs上过来的看客,请留下自己的一点评论,谢谢!   倒数十天了。   没什么可说的。   祝所有人新年快乐吧。     They looked up and saw a star,   Shining in the east beyond them far.   And to the earth it gave great light,   and so it continued both da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11 days to go!

刘翊啊,我说的抛物线是只有那一根轨迹,其他什么也没有的那种。相当于是告诉了你抛物线上的n个点,来找准线之类的。   今天我把准线做出来了,好像是465步。   有点羡慕那些会写字的人,能把想写出来的写出来。而我只能是知道我脑子里有大量的电流,却不知道怎么把它们记录下来。   楼上的那个孩子又在弹“Silent night, holy night”,弹了一个月了吧。我想,他应该不知道自己在弹什么。他用那么平稳的节奏,那么没有起伏的音量来弹那首曲子,显然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平安夜给我的感觉是孤独、寂寞,在孤独寂寞中存在着一丝脆弱不堪的温暖。这首曲子的颜色要比 5 1234 5 1 1的绿色要略深一些,但比松树的绿色又要略浅一些。   像楼上的孩子一样,我小时候也弹电子琴。这使我现在弹一些曲子变得十分方便。每一次我心情不好时,我总会站在电子琴前,用有回声的Elec. Piano效果,模拟金属清脆的声音,弹奏那些深绿色的作品。   当然,辉煌的大圆舞曲除外。   想起来了,5 1234 5 1 1原来叫小步舞曲啊。   有时候想想,其实弹奏一首曲子,似乎意味着占有一首曲子。我曾经看某些人打排球,那是因为我认为那是艺术的享受。在那里欣赏艺术使我觉得很快乐。而音乐这种精神鸦片会剥夺我的快乐,给予我“仄”的感情。于是,我试图弹而不是听那些曲子,我希望占有它们,让它们“为我服务”,让它们在我想要的时候就存在。   唱歌也是这样一种……嗯……目的吧。要知道快乐毕竟是短暂的,只占有时间中的一个很小的百分比。在我知道我得到上海市第一名的时候,我快乐,因为那离“为国争光”又进了一步(重要的是,为国争光也意味着我得到奖牌啊);在我编出NOI SHTSC2005最后一题的时候,我快乐,那时我有史以来编得最长的一个程序;在我想出二次曲线切线作法的时候,我快乐,我知道了原本神秘的知识。   快乐,是因为付出得到了回报。但得不到回报的时候呢?   自己制造音乐,唱和弹,是付出了立刻就能得到回报的。它使我听到了我想听的。   绿色的声音。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12 days to go!

前天听到那些高一的在背"Five minutes to go!",突然发现真的已经高二了。   记得我在三年级的时候看到过一篇报道,说小孩子感觉时间过得慢,越长大越感觉时间过得快。当时我似乎有些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我的确感觉现在的时间比当年的时间过得快。   那篇报道说,因为小孩子对一切都很好奇,就会对很多时间片断有记忆,于是感觉过了很长时间;长大了,很多事情都习惯了,就不会记住太多,于是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其实是记忆多少的问题。     今天十分高兴,几何画板做出了一个工具,用了一百多步:给定一个任意的抛物线及其上一点,求过此点的抛物线切线。   有谁有一些想法呢?   我期待着简单一些的做法。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听122.mid有感

122.mid的结构是A-A-B形式的,即1st section–1st section repeat–2nd section。1st section主要由引子和主旋律变奏组成。引子的旋律比较好听,有点欢快的意思在里面;而主旋律及其变奏占了1st section的大部分,音符时值较长,给人时而舒缓、时而沉重的感觉。但是听到1st section的后半部分,明显感到主旋律出现频率太高,有一丝厌烦的感觉。1st section repeat是1st section的机械重复,中间有点觉得无聊,但到了1st section repeat的最后,有点期待接下来的音乐。2nd section采纳了1st section引子的旋律,不过有变奏,乐器也变了,本来引子用1st,2nd violin演奏,外加viola,cello伴奏,声音充实饱满;而2nd section中的引子旋律前半段放弃了伴奏,只用bassoon与1st violin演主旋律;后半段加上了viola,cello伴奏,音量也很轻,主要是flute与basoon的旋律,有孤独和忧伤的感觉,又有些许记忆往事的感觉,但又重复得不到位,似乎觉得过去的只能就过去了。调性也由F调依次升至G、A调,重复中又有变化。A调的感觉是夕阳照耀的感觉,使人产生一种“无法挽回”的想法。2nd section最后较精确地重复了引子的旋律,并有升格,但最后的强音给人一种虚张声势的感觉。音乐是一种精神鸦片,在听音乐的时候随着音乐的情绪上升下降,但最后音乐迟早要结束的。音乐结束后,音乐的快乐留给了逝去的声音,音乐的感伤却留给了自己。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等角共轭点

已知三角形ABC中有点P、Q,满足PAB=QAC,PBA=QBC,求证:PCA=QCB。   发现最近几何进步好快啊。   可是最近又在想很多问题……想远了……今天下午整个进不了状态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10:10:10 开始写日志

现在在家,我似乎经常能看到一些特殊的时间。   很多次在59分的时候,我会恰好注意到桌上的电子钟,并看到五个(甚至六个)数字一起变化的场面。   有一天,我看到时间是5:26:??,我脱口而出:张聪生日! 第二天,我又看到了这个时间。 第三天,我看到一张报纸,上面写着:出版日期:2004年5月26日。这一天,我就错过了那个时间。   终于把要给南洋模范报的稿子打完了。   哦,对了:那道圆内接外切四边形对角线与对边切点连线交于一点的题目我已经证出来了。现在,某些人应该做的是把那道六点共圆的题目作出来。   PS:我桌上的电子钟快半小时。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做完了

过了今天,最近几年的冬令营题目就全都做完了。   今天早上,我突然接到电话——传来了国歌声,还有“第二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   是一个老师让我再写一些东西给他,在南洋模范报上发表。   他说:“我知道你在网上写了点东西,整理一下给我吧。”     我在几天以前搜索我的名字,发现一下比以前多出好多。以前只有那个《教师如何对待学生提问》和NOIP获奖名单的,现在又多出了暑假里那个比赛的成绩,还有——丁zy的那个帖子!   这帖子……唉……   显然,有人找上门来了……我就知道早晚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唉……不说了,把这帖子删了也没用了。     推荐  blogsearch.google.com ,可以搜到一些东西的呢。   几何真难啊……没救了   现在我开始看数论。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