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7

赴杭州考toefl记

寒假里,我和某奇形怪状的人一起读了toefl。虽然我并不想立刻去考试,但那个奇形怪状的人偏要早早地把toefl考掉。鉴于当时上海已经没有地方有名额了,我就报了一个杭州的6月30号的。PS:现在全国各地今年的都已经报满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每天上各种课的时候想方设法坚持背50个单词。这样坚持了十多天,我就坚持不下去了。从这一点上可以深刻地反映出我这个人的本性。4、5两个月,各种各样的事情非常非常多,到了6月15号左右,终于可以在家休息了。   大概有人听说过,我对教科书是非常迷信的,认为只要一本教科书背出来了就能在竞赛中取得很好的成绩。这点也反映在了我准备toefl的过程中,我反复不停的看,看的是各种各样的题型,但是就是懒得去做。作为例子,我是在考场上第一次写toefl那种作文的。   当然,鉴于我是这样“准备”的,在“准备”这件事上就没什么好讲的了。   6月28号,我到学校拿了毕业证书。   6月29号,我们一家和奇形怪状的人及其妈妈乘坐M443(看得懂的就看……)次列车到了杭州。到了以后,我们住到考场楼上的宾馆(那考场一站式服务非常到位)。复习,打死一只蚊子,睡觉。   6月30号考试。早上六点一刻就起来了,七点吃好早饭,去签不作弊协议,写寄成绩单的信封,再nga fe nga fe,到三刻左右,我进去了。后来我知道,奇形怪状的人签协议前连协议的内容都没有看过,签名时这么不负责任,是我叫他奇形怪状的人的主要原因啦。   考试经验的话,最好晚进去,做reading的时候影响也小,speaking的时候还可以听人家在讲什么,非常合算。   10:30我出来了。(打到这里的时候,我被呛了一下)下午,我们五个人玩西湖,六和塔,第二天玩了灵隐,然后才乘坐M444次列车回的上海。   故事还没结束。回上海以后,我立刻发烧了,浑身没劲,根本就不想吹空调。第二天早上,我很晚才起来,发现感冒好了,这才算考试结束了嘛。   附:成绩报告:http://toefl.etest.net.cn/cn/ScoreReport?AppID=157508 每部分满分30,共120。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Study and contests | 5 Comments

关于选举(2)续

上次说到了我印象最深的一次选举。   其实我注意到选举可以说是从初一开始的,那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到了初三,我终于开始关注选举,那是因为九班和十班这两个派别混合在一了一起,而且数量不等,是一定会有主次之分的。   老师实际上是注意到这种情况的,在我们区分九班十班的时候,一般来说老师都会加以制止。甚至到了高一下这种时候,我仍然注意到了张君有一次面对我们区分九班十班时露出了不满的态度。当然,九班十班的区别是客观存在的,在高中阶段时,在学农分寝室的时候体现得最为明显。而在初三刚进去的选举时,由于融合得甚不够,体现得应该比学农时要明显。   初三刚进去时的选举,我当然是想到,在南模的内阁会以九班居多,在位育的十班居多。事实上的结果,在位育的的确是“居多”了,在南模,则是整个内阁都是九班的……   实际上多数派的作用是很明显的。假如要让南模的内阁做出一些决定的话,那么十班的人的利益是一点也得不到保障的,这仅仅是因为他们人比九班少,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可以是仅比九班少一个人。由于一人之差导致内阁席位的失去,这的确是挺夸张的。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能忘记。到了高一,我们变成了10班。在交学费的时候,xuyihong在那里说:十班同学安静一点好va?jxt就对我说,他听着这话觉得很亲切的;而我当时第一反应,这明明就是在说那些十班的人嘛,我们继续说话……当时觉得很神奇。后来,渐渐的,叫我“10班”的人我也比较顺了。   到了高三,南模实验班被拆了,里面的人自然就抱了团,不分九十了。在一次篮球比赛的时候,我对zhuyizhou说,区分九班十班的人变得困难了。的确是这样的,因为已经是少数,假如还要分的话就几乎什么也没有了;另外,时间也长了,通过关系的远近来判断人的身份就会变得困难,必须要通过回忆了。   又是一次选举,选谁可以高考加10分。我的政策非常明确:选票上绝不出现以前11班的人(高三的那个班由2/3的原来11班的人和1/3的原来我们班的人),因为这是少数派得以保全的唯一方法,而且我还得赌有11班的人投我们班人的票(原谅我狭隘的**主义吧)。最终的结果,huxiaoyuan是第二名,作为少数人中的一员,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局了。   上次有人说,学生选举少有责任意识。其实,选自己熟悉的人,就是正确行使了自己的权利,而这,却是通过“不知道不熟悉的人的名字”的方式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学生选举的责任意识是能够体现的,9班在初三时的胜利,以及huxiaoyuan屈居第二的事实,在我看来,证明了这一点。   ******   最近看到,深圳的人大批准预算的时候试行了分条批准。这让我想到了,假如一部法律,除了一条以外都是完美的,我应该赞成么?   假如赞成,万一事实上所有人都不喜欢这一条,那么这一条并没有通过半数人大代表就实施了,不是显得这个投票很虚伪么;   假如反对,事情要复杂一点:比如这法律有两条,1/3人反对第一条,1/3人反对第二条。分条投票,这个法律是通过的;一起投就通不过了,因为2/3人反对。这不是很矛盾么……   怎么解决呢……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12 Comments

梦三则

因为准备toefl的缘故,或是说“的名义”,我已经太长时间没有上来更新过了。一点一点来,今天先贴几则梦上来。   第一则 人物:Me Myself,张一帆,gyz,矿工一名   梦开始的时候,我正站在火车站台上等列车。那是一列开往云南(云南哦)的火车,我似乎是要去参加数学竞赛吧。这时候,我看到张一帆和gyz来了,两个人一起等车。过了一会儿,车来了,我上车,他们两个上的是另一节车厢。   等我睡了一觉醒来,火车已经在云南了。火车是在半山腰运行的,轨道是半山腰向内凹的一条(山是非常陡的)。大概是最近山西那件事情的关系,我看见有一名矿工正在轨道旁挖山上的矿石,而我们的轨道旁停放着一辆没有车头的货车,里面装的全是矿。在离我们的轨道不远的半空中,正在修建一条新的轨道,为了造得和我所在的地方一样高,下面的支撑物少说也有20米。   然后我是被叫醒的。   第二则   第二则是我梦见去北京。到了北京站,我从北广场出去,因为听说北广场人少。下了地铁口,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少:没有卖票的!于是,我从我铅笔盒中掏出了一张我早已经买好的票(天啊),没有检票就上了车。   在出口,又没有碰到检票的人,只有两个警卫在出口处的小路上守着。我问他们北大应该往哪里走,他们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然后似乎就醒了。   第三则   一条新建的地铁线路造好了,我正在乘的时候,看到了jtx。我们在某一站下了车,过了一会儿又要从这站回去。这时候,我发现到面的站台竟然是要跨过铁路才能到的。这样我们可以从外面跨铁路,不用进了站再跨铁路啊,就是逃票了。接下来似乎就是上车,结束。   第四则   我要去赶飞机,本来准备乘公交车,但是发现时间不够了。于是决定做地铁。可是我进入地铁的方式是从地铁的地面部分到地下部分的隧道口进去,于是就非常危险,差点被撞到。到了机场,那架飞机已经开始滑行了。我告诉保安我要乘那架飞机,保安打了个电话,我才在跑道口上了飞机。可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第五则   我要去赶飞机。飞机五分钟就要起飞了,在六楼上飞机,可我还在二楼,于是我在各个地方抄近道,还碰到了在机场补课的一帮子人(确定?),终于快要到了。但是,上飞机有一段路是一张平的上坡铁丝网,间隙很大,下面就是机场地面,我在极度的恐惧中爬得非常慢,我爬到的时候飞机舱门已经关上了。我敲机长室的窗,他们最终好像也没让我上飞机。   梦好多都时间太久,记不清了。下一次是“关于选举(2)续”。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