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7

张骞同学之征文——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18岁生日

答应了一定会写,所以在张聪生日之际奉上这篇文章,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 认识张聪是在2004年的6月,比认识我们班很多同学都要早,那是在直升班,老大坐在我旁边,他坐在老大前边,也就是我的斜前方……很快,我就对张聪有了很明确的定位,直到现在我都感叹与我看人之准…… 可惜的是,后来的两年一直都没有说过话……即便是在走廊上看到,也只是看到而已,其实我们都是认识对方的,但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呢?我也不得而知,只是好像没有这样的一种默契……于是形同陌路了两年,就入两条直线,在相交一次后,便是两个方向。 直到高三,我竟然成为了张聪的同桌,而高三的第一天,张君就对我说:“侬好好叫帮帮张聪。”于是我便领悟到,我又干起了老活,也就是传说中的“好帮差”……但其实我是非常讨厌这种形式的,而以往初中的类似经历都是无疾而终,而这一次,结果更是出人意料。 在和张聪作同桌之后,由于先前的铺垫,我们似乎很快找到了默契,我对张聪更是由相见恨晚的感觉。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曾经的生活是多么贫乏,张聪带我走进了psp,sp, 游戏王,水瓶。。。。。。似乎我人生过去17年中玩过的东西还没这一年多,于是那所谓的帮助学习更是演变成了共同玩耍…… 我和张聪的故事真得不多,也只有这一年,但却过得异常的精彩,我感谢张聪让我认识了很多新的东西。但是对于张聪,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因为听到的各不相同,无法自己做出判断。 最后祝张聪生日快乐,武汉很热,希望他保重……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2 Comments

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生日快乐

记得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lym拿来的化学成绩,我只有75分,他**了我一通。虽说我的化学成绩每况愈下,但我想毕竟没有到那么差的地步。假如真是那么差的话,我会很伤心的。   于是,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会不会是批错了?然后自己笑自己,怎么可能运气这么好……于是这天,在失望中带着一丝希望回了家。   第二天,卷子发下来了,我立刻检查加分,果然批错了!虽然最后我的成绩也只有85,但我的心里毕竟好受了很多,那天我的心情是很不错的,不仅因为平白无故多了十分,更因为我的运气好,我的感觉准。   一年以后,我所能经历的最后一次计算机上海队选拔结束了。我妈和我乘着出租车逃回了家。“尽管在那边等两个小时,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可是我不想等。已经等了两次了,那两次的结果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假如等了两个小时又是空欢喜一场,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这是我那天考好以后一小时写的。   那天,始终没有消息来到我家。我越等越心灰意冷,因为假如进上海队的话他们一定会打电话过来的。到了晚上九点多,我终于忍不住发消息问HuGang:“结果怎么样?”   “你第八,要不要去夏令营?”   这里稍微加一点简单的解释:上海队这一年有6个人,前六名可以去。第七名以后的,只能作为非正式选手参加所谓的“夏令营”,所有活动和正式队员一起的,但成绩不算数,收费还很高,是中国计算机学会敛财用的,一般来说是高一及以前的人积累经验的用的,当然高二想去也可以去,我觉得是纯粹玩一玩。高一的时候我也能去夏令营的,但我没有去。   那条短信我没有回。我打开我书房的窗,看着外面高架上车来车往,又一次地觉得一切都不属于自己。这时,我想起了一年以前的情景,又有了一丝小小的希望:会不会又是批错了?这次,我更加坚定地否定了自己。计算机竞赛是电脑批答案的,根本就不可能有推翻的可能。而且我在高一时RP已经用尽了,这次肯定轮不到我用了。于是开始后悔,为什么在高一时把RP用在这么无用的事情上。   躺在床上,我心里只想得到这次失利。从初三起就参加上海队选拔,到最后还是没有进,为什么当初不安于得三个一等奖就完了呢?   第二天到学校,我思路混乱,上午一放学就离开了,径直回到家。这时,试卷批错的电话已经打到了学校,但我已经走了。   回到家中,心情依旧不好,我躺在床上努力在回想这一切,想理清我的思路,一个电话不合时宜地打到了我家。正是试卷批错了,我第五。   照这样说,我的感觉也是挺准的吧。   和你差不多。   所以你不应该那么相信自己的。   P&P于2007年5月26日   附录:   一、声明(24)   兹 重新授予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全权代理权。   在代理各项行为时,应当分别制作授权书,可归属表见代理的除外。 关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可能的已经授予我的各项权利,不在本声明的讨论范围之内。 该声明现予公布。date: 2007.5.26   二、李依同学之征文——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18岁生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11 Comments

张一帆同学之征文——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18岁生日

*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写文章!Frank 说:不写。。*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写拉写拉……Frank 说:坚决不写*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不写对你又没什么好处*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还不如就写一下呢Frank 说:写了有好处伐。。。*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友爱同学……Frank 说:。。。Frank 说:不写就不友爱拉,歪理*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你连文章都不肯写,还友爱个头……Frank 说:不要骂人,骂人是不对滴*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哦……*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但是你要写啊*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不要懒惰*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懒惰是不对的Frank 说:不写不写不写Frank 说:懒是人的本性*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所以说要改嘛Frank 说:啊拉改不了拉*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敲敲键盘就可以改的嘛……而且你现在和我聊天的字数也已经远超过25了。Frank 说:那不管*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算了,把这篇聊天记录作为你的征文好了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5 Comments

关于选举(2)

欢迎参加“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十八岁生日”征文活动,详情请见上上一篇。   本文纯属个人在两年前的观点,对事不对人,亦并不表示现今的态度。   也许这是一篇迟到了2年的文章。   我清晰地记得,两年以前,也就是高一下,张君组织了一次改选。那场选举是我有史以来经历的最民主的一次选举,这次选举也是我仔细钻研各种法律的动力之一。   “团”是一个政治性的组织,在班级中享有的领导地位正如“党”在政府中的领导地位一般。也就是说,一次真正的选举,经历的过程应该是:团员讨论——作出候选人决定,归班级投票——班中团员全部同意,通过。这其中,团员一致同意的原因,是团员必须遵守团组织的决议,即使自己可以保留意见。   “团”在这次选举中网开一面,没有利用自己垄断——或是执政——的地位,将选举的权利毫无保留地给了最基层的选民。当然,这不是“团”的功劳,是因为张君将团支部书记选举与班长选举错误地合并,并将其类比为美国建国初期总统与副总统的选举,才造成了这一状况。我们姑且就认为这是班级总统与副总统的选举吧。   美国建国初期,选举人是真正的人,拥有真正的投票权,候选人中得票最多的是总统,第二多的是副总统。那时候的我们,正如一个个选举人,在纸上写两个名字,接着上交选票。   "Zmc,Lwy." "Zmc,Lwy." "Zmc,Lwy." …… 成一上十张选票,被唱出毫无变化的内容。直到“Zmc,胡xy”。 “那是我的选票!”我心里面说。   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想选zmc的。   那是一节音乐课,贾xt坐在我的旁边。“选举投Zmc的票吧。”他对我说。我回绝了,因为这不是我的真实意思。   作为一个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候选人助威者,贾xt对我说了很多好处,许了很多愿,但我认为这纯粹是炒作,仍然没有同意。   他开始威胁,进而使用软武力。最后我是被迫同意的。“我宣誓我将选Zmc。”我最后说。   HSH李佳晨是一个不可信的人,因为她对宣誓是没有感觉的。宣誓是不可以,也不可能逼出来的,它是一种真实意思的表示,即使“受胁迫”或是别的。正因为这一点,即使别人强迫,也不能作出违心的宣誓,变通的方法是cross your fingers while you swear.   但是我那时候没有那样做。   那时似乎是daiyifan坐在我旁边——那就应该是两年半以前了吧——我都混乱了。修正:肯定是高一上半学期。她问我选谁,我说我已经宣誓选Zmc了。似乎她have让ed我不要一起选lwy,我当时也不喜欢他们的炒作,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并写了那一张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