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关于选举(2)续

上次说到了我印象最深的一次选举。   其实我注意到选举可以说是从初一开始的,那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到了初三,我终于开始关注选举,那是因为九班和十班这两个派别混合在一了一起,而且数量不等,是一定会有主次之分的。   老师实际上是注意到这种情况的,在我们区分九班十班的时候,一般来说老师都会加以制止。甚至到了高一下这种时候,我仍然注意到了张君有一次面对我们区分九班十班时露出了不满的态度。当然,九班十班的区别是客观存在的,在高中阶段时,在学农分寝室的时候体现得最为明显。而在初三刚进去的选举时,由于融合得甚不够,体现得应该比学农时要明显。   初三刚进去时的选举,我当然是想到,在南模的内阁会以九班居多,在位育的十班居多。事实上的结果,在位育的的确是“居多”了,在南模,则是整个内阁都是九班的……   实际上多数派的作用是很明显的。假如要让南模的内阁做出一些决定的话,那么十班的人的利益是一点也得不到保障的,这仅仅是因为他们人比九班少,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可以是仅比九班少一个人。由于一人之差导致内阁席位的失去,这的确是挺夸张的。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能忘记。到了高一,我们变成了10班。在交学费的时候,xuyihong在那里说:十班同学安静一点好va?jxt就对我说,他听着这话觉得很亲切的;而我当时第一反应,这明明就是在说那些十班的人嘛,我们继续说话……当时觉得很神奇。后来,渐渐的,叫我“10班”的人我也比较顺了。   到了高三,南模实验班被拆了,里面的人自然就抱了团,不分九十了。在一次篮球比赛的时候,我对zhuyizhou说,区分九班十班的人变得困难了。的确是这样的,因为已经是少数,假如还要分的话就几乎什么也没有了;另外,时间也长了,通过关系的远近来判断人的身份就会变得困难,必须要通过回忆了。   又是一次选举,选谁可以高考加10分。我的政策非常明确:选票上绝不出现以前11班的人(高三的那个班由2/3的原来11班的人和1/3的原来我们班的人),因为这是少数派得以保全的唯一方法,而且我还得赌有11班的人投我们班人的票(原谅我狭隘的**主义吧)。最终的结果,huxiaoyuan是第二名,作为少数人中的一员,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结局了。   上次有人说,学生选举少有责任意识。其实,选自己熟悉的人,就是正确行使了自己的权利,而这,却是通过“不知道不熟悉的人的名字”的方式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学生选举的责任意识是能够体现的,9班在初三时的胜利,以及huxiaoyuan屈居第二的事实,在我看来,证明了这一点。   ******   最近看到,深圳的人大批准预算的时候试行了分条批准。这让我想到了,假如一部法律,除了一条以外都是完美的,我应该赞成么?   假如赞成,万一事实上所有人都不喜欢这一条,那么这一条并没有通过半数人大代表就实施了,不是显得这个投票很虚伪么;   假如反对,事情要复杂一点:比如这法律有两条,1/3人反对第一条,1/3人反对第二条。分条投票,这个法律是通过的;一起投就通不过了,因为2/3人反对。这不是很矛盾么……   怎么解决呢……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12 Comments

关于选举(2)

欢迎参加“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十八岁生日”征文活动,详情请见上上一篇。   本文纯属个人在两年前的观点,对事不对人,亦并不表示现今的态度。   也许这是一篇迟到了2年的文章。   我清晰地记得,两年以前,也就是高一下,张君组织了一次改选。那场选举是我有史以来经历的最民主的一次选举,这次选举也是我仔细钻研各种法律的动力之一。   “团”是一个政治性的组织,在班级中享有的领导地位正如“党”在政府中的领导地位一般。也就是说,一次真正的选举,经历的过程应该是:团员讨论——作出候选人决定,归班级投票——班中团员全部同意,通过。这其中,团员一致同意的原因,是团员必须遵守团组织的决议,即使自己可以保留意见。   “团”在这次选举中网开一面,没有利用自己垄断——或是执政——的地位,将选举的权利毫无保留地给了最基层的选民。当然,这不是“团”的功劳,是因为张君将团支部书记选举与班长选举错误地合并,并将其类比为美国建国初期总统与副总统的选举,才造成了这一状况。我们姑且就认为这是班级总统与副总统的选举吧。   美国建国初期,选举人是真正的人,拥有真正的投票权,候选人中得票最多的是总统,第二多的是副总统。那时候的我们,正如一个个选举人,在纸上写两个名字,接着上交选票。   "Zmc,Lwy." "Zmc,Lwy." "Zmc,Lwy." …… 成一上十张选票,被唱出毫无变化的内容。直到“Zmc,胡xy”。 “那是我的选票!”我心里面说。   说实话,我一开始并不想选zmc的。   那是一节音乐课,贾xt坐在我的旁边。“选举投Zmc的票吧。”他对我说。我回绝了,因为这不是我的真实意思。   作为一个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候选人助威者,贾xt对我说了很多好处,许了很多愿,但我认为这纯粹是炒作,仍然没有同意。   他开始威胁,进而使用软武力。最后我是被迫同意的。“我宣誓我将选Zmc。”我最后说。   HSH李佳晨是一个不可信的人,因为她对宣誓是没有感觉的。宣誓是不可以,也不可能逼出来的,它是一种真实意思的表示,即使“受胁迫”或是别的。正因为这一点,即使别人强迫,也不能作出违心的宣誓,变通的方法是cross your fingers while you swear.   但是我那时候没有那样做。   那时似乎是daiyifan坐在我旁边——那就应该是两年半以前了吧——我都混乱了。修正:肯定是高一上半学期。她问我选谁,我说我已经宣誓选Zmc了。似乎她have让ed我不要一起选lwy,我当时也不喜欢他们的炒作,于是爽快地答应了,并写了那一张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9 Comments

两件事

欢迎参加“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十八岁生日”征文活动。详情请见上一篇。   最近发生了两件事,给我印象蛮深的。其实只有一件算事,另一件似乎是不算的。   星期一,我们家楼下那个路口发生了抢劫案,两个世外的人被抢了。那两个抢劫犯(管它法院有没有判呢)先是撞了他们一下,等他们说了对不起——因为世外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一定会说对不起的——就敲诈勒索,勒索不成就出手打人,打得“额头都打开了,血流了满地……”,两个抢劫犯堂而皇之就那样走了:他们竟然是穿着校服抢劫的。   在面对一个个活生生的案例的时候,人是无法抑制住自己严惩罪恶的心理的。虽说他们两个被抓以后的底刑似乎就是三年,但是我似乎仍觉得不够。打到这里的时候,我去查阅了一下刑法,找到了:   第二百六十三条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此处略)   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后面列出来的情形。当然稍微庆祝一下,我的记忆里还是不错的。   后来,警察来了。被打的人的家长也来了,第一句话就问:你为什么不给他钱呢?   道理是有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第二,是我看到了新闻联播里的一些东西。很多人知道我有看新闻联播的习惯,我“官话”可以说得很好的。在“劳动者之歌”昨天放的东西中,介绍的是一个东北的纪检人员,n年查了约302件案件,涉案xxx人。其中一个案例就是某甲贪污,她去查,某甲派人警告她,她不怕,最后查好了,某甲下台了。   讲到这里故事就讲完了,我对这种事情也不陌生,在平常的话,我完全会把这事情给忘记了。   过了一会儿,我又上我的space。最近我开始看它的统计项目,我发现连续两天都有人搜索“关于赌博的法律”然后找到我的space。我立刻想到了高二下我们干的那个事情。   事实上,那篇东西后面,liwanyi发表评论说,我是唯一有犯罪可能的人。这句话的意思,和“没有人有犯罪嫌疑”是一样的。因为,共犯至少得有一个人先犯罪了才会发生吧。   我想到的倒不是这些法律问题,而是当时以及现在我的一些感受。     赌博害人。真正的赌博一定更害人。   作为一个不那么纯粹的旁观者,我看到了赌博过程当中庄家的爆发,众多的赌徒在庄家制定的规则下只能是牺牲品。正如**天庄家说的那样,无论球赛的结果是什么,他都是赢的,不同的只是赢的多少而已。尽管我制定规则,限制了每个人每次最多输的钱数,其中庄家的风险系数比赌徒高;又对赔率作规定,使得它对赌徒来说至少比福利彩票的期望回报要高:但这些规则仍然无法避免庄家赢钱,*天*庄家还说我给庄稼的规则太严苛。     小心!钱烫手!   作为一个事实上的工作者,我经手的款项不可谓不多。当时风靡半个班(幸好只有半个班)的游戏,所有的款项都是经我手的。在当时,所有的普通参与者都只能用硬币来投注,只有庄家才能享受纸币。开始工作的前两天,激励我工作的是兴奋感,是每个人——包括失败者——洋溢的笑脸。我认真处理每笔款项,把一个大硬币换成十个小的,十个小的又换一个大的。到了第三天,当我把一张纸币给庄家的时候,我已经意识到我的心态起了变化。我对我经手的那么多款项不属于自己开始不满。幸好当时**天庄家已经赚得发了,他开始请大家冷饮,当然也给了我好处费,才使我没有去钻研歪门邪道。我想,凭我当时兼任主管部门、财务部门、游戏规则制定部门的三重身份,我要投机取巧应该是不怎么难的吧。   我妈是做财务的,她经常对我说,干这一行诱惑太大了。现在想想,当时我已经快抵挡不住诱惑了——尽管我只做了三天。   今天看南方周末,又看到那个做慈善中饱私囊的,想到当年的自己,……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8 Comments

前缀制度建设

最近我一直在想的一件事情,就是要给周俊同志加上一个大大的漂亮的前缀。可是我实在想不出除了伟大、光荣、正确、英明以外的其他词汇了,而且其中有三个都奢侈(却绝对正确)地用在了同一个人身上。当然,嚣张(的朱泽元)也是一个前缀词,可是除了Memory Limit Exceed(MLE)以外,我想不会有第三个人适用了吧。因此,我决定创建一套制度,来规范前缀的使用。   声明(18)   本空间开始使用规范的前缀制度来区分不同人群。   1)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前加HM,成为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 2)英明的毕正宜同志前加HRH,成为HRH英明的毕正宜同志。在十分特殊的情况下增加与减少HRH的使用; 3)嚣张的朱泽元、庄同学稼、卢某、Elise前加HSH,成为HSH嚣张的朱泽元、HSH庄同学稼、HSH卢某、HSH Elise。在特殊情况下增加与减少HSH的使用; 4)在一般情况下,本空间将增加与减少HH的使用。   声明(19) 根据声明(18),在此增加HH的使用: 1)周俊成为HH周俊; 2)Memory Limit Exceed成为HH Memory Limit Exceed; 3)陶乐阳成为HH陶乐阳;   另祝所有今天生日的人生日快乐!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4 Comments

写在离开以前

先讲两个想起来的梦。一个是我上英明的毕正宜同志的space,发现它更新了一小段,而前面一篇有了17个评论。   二是我梦见我坐朝鲜的地铁,收费区与不收费区混在一起的,用地上的颜色而不是栏杆来区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估计不是真的吧。   下面是正文。     声明(15)   兹   停止授予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全权代理权;   不再承认其滥用代理权的后果;   废止声明(7)中的一切内容。   关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可能的已经授予我的各项权利,不在本声明的讨论范围之内。   该声明现予公布。date: 2006.7.19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