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梦两则

昨天和今天凌晨我做了两个奇怪的梦。还是写出来吧,有人说我的梦很理性的,我怎么没觉得……   1)我走到一个中学的门口,那中学的门上写了什么“国家重点实验室”。怀着好奇的心情,我走进去想要看个究竟。里面的装修挺不错的,我后来想想是北大图书馆从南门进去的样子,大概是实际尺寸的1.5倍,但是还是有一些差别的。环顾四周,我找到了一个电梯,电梯旁贴着一张告示,大意是这样的:这个国家重点试验每个月最后一天可以给10个因为患脑瘤而失明的人检测病因,假如是某一种特定的原因(就是这个实验室特别了解的那种),实验室可以给他们免费治疗。想到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有病痛的人,是一件挺受不了的事情。我坐电梯上四楼,看到几个工作人员在那里三三两两的聊天,于是又重新下了楼。   下楼以后,我看到有家长聚集在那个告示周围,大概有二三十个,带着自己的盲孩子。我想他们大概是来抽签的吧,一想今天已经是31号了,是应该是给10个患儿检查的时间了。上楼以后,看到医生并没有让他们抽签,而是给每一个病儿都检查。我有些纳闷,去问医生,他说这个实验拿到了课题经费,已经不用限制人数了。于是从心底为他们感到高兴……检查好了以后,发现医生们竟然开始和家长聊天,没有人提起治疗的事情。我意识到了:那些家长其实每个月都来给孩子做检查的,所以已经和医生认识了。医生们并没有治疗的能力,只是通过免费治疗的宣传招徕实验对象来完成自己的课题。这一点家长也是清楚的,家长们认为做这样的检查对孩子没什么不好,说不定还能让医生找到治疗这种疾病的手段,于是也就乐于每个月给孩子检查一次。   这时,我看到了一个盲女生左手扶着栏杆向着窗外眺望。当然她是看不见的,只是摆出了这个姿势。那窗其实就是玻璃幕墙,窗外细雨蒙蒙,左边是这幢楼的延伸,右边是操场,有一个草坪和塑胶跑道。我牵住了她的右手,然后我们两个就开始散步,下楼,于是这个梦就结束了。   我第一次说这个梦的时候,有八卦的人关心那女生的身份。首先我不认识任何一个失明的人,其次她长的样子和我熟悉的人似乎也没有怎么接近的。她没说话,所以也不能听声音。只能说总体来看有点像毕正宜或是金文超。   2)(前面记得不是很清楚,只记得我发现有一只神奇的鸟,连续说五遍某一个词,它就会从一个地方跳到另一个地方。)   于是,那些坏蛋坐着的轿车卡在树杈上了,不知道是掉下来的还是飞上去的。他们再次打电话给我爸,要求我爸把他们弄下来。我们的那只神奇的鸟也在那上面。这时,我听到我爸开始说那个词。那坏蛋还没明白过来我爸在说些什么,于是大喊大叫让我爸快一点,我一下子也没有弄清楚我爸在干什么。我爸说了五遍那个词,只看见那只可爱的小鸟(好像是鸳鸯!)从方向盘跳到了后坐后面,车子慢慢倾斜,最终翻倒从树上落了下来,坏蛋们失去了抵抗能力。我们一家都很高兴,我觉得我爸太聪明了……   这时候,我爸说有人请我们吃饭,走到门口,我妈突然说不去了,于是我和我爸开车到了那里。进门以后,看见一位妇人正在摆弄他的一套水晶收藏品,很漂亮的。我想到有两只大鸟要开始对那些坏蛋进攻,猜想会不会是这两只大鸟从墙里钻出来把水晶收藏品弄坏了,结果什么也没发生。她开始向我介绍。这时,另一个妇人走了过来,拿起了一个杯子开始欣赏。这两个人长得挺像的,鼓鼓的椭圆的脸,现在想来就像是漫画里的人物。第一个妇人转身走开,这时,第二个妇人问:这个水晶杯子能给我么?第一个人说不行,但似乎没什么底气,转过了身。我预感事情不对,只见第二个妇人一脸坏笑,把手上的水晶杯摔了个粉碎。第一个人摇摇头,没说什么,但似乎看到了我一脸疑惑,解释说:要不是她是我……于是我明白了,这第二个人是第一个人的女儿,摔杯子这种事情已经干过四次了。我突然觉得莫名的伤感,也许是为世界上有这样的人,或是我把我自己想象成了那个老妇人。我失声哭了出来,这时我已经坐在餐桌前了,于是我爸妈开始来安慰我(我妈不是应该没来么……)。哭着哭着我就醒了,枕头已经湿了,眼角还留着一行泪水。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