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6

写在离开以前

先讲两个想起来的梦。一个是我上英明的毕正宜同志的space,发现它更新了一小段,而前面一篇有了17个评论。   二是我梦见我坐朝鲜的地铁,收费区与不收费区混在一起的,用地上的颜色而不是栏杆来区分,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估计不是真的吧。   下面是正文。     声明(15)   兹   停止授予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全权代理权;   不再承认其滥用代理权的后果;   废止声明(7)中的一切内容。   关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可能的已经授予我的各项权利,不在本声明的讨论范围之内。   该声明现予公布。date: 2006.7.19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About laws and regulations | 1 Comment

梦及其他

挑战极限,是因为没有极限。玩火者必自焚。    …… P&P 用来 含沙射影   最近心情又开始不好起来。道德标准的缺失是最让人痛心的。其次让人痛心的就是对一个人解释,那一个人却不明白。没有一个人愿意做底线,也就是做“担保”的。   离上一个暑假已有一年过去了。正像我预料的那样,历史惊人地相似。   昨天S看了“孤独寂寞中一丝脆弱不堪的温暖”的图片,我突然想起了在福州的生活。对于夏天的回忆并没有那么美好,而冬天的福州却给了我我想要的那种感觉,至少给了我我想要的那种回忆。   我在福州一中的图书馆里看HP,坐在阅览室的座位上:那阅览室的墙是向内凹的一个弧形,墙上是一排明亮的窗,窗外紧靠着一个湖,远处是崇山峻岭,日落时的太阳从远处照过来,给了我以孤独寂寞中一丝脆弱不堪的温暖。在这样美好的景象中,甚至窗上普通的蓝色窗帘都无比的鲜艳,与窗外的蓝天搭配得分外和谐。   于是我向S炫耀我们在福州一中一夜没睡翻窗进音乐教室弹钢琴打牌接着登楼看日出却只等来一片阴天的故事。其实这是说给我自己听的。我就是喜欢那种永远不可能再现的场景,虽然不喜欢知道那种场景永远不可能再现。   第一个梦,讲的是我终于当上了astronaut的故事。我突然接到通知说我要当astronaut了,这时离发射只有半小时了。我爸妈给我找衣服找了一刻钟……最后找啊找总算找到了集合的地点。历经千辛万苦进入了舱室,我发现外面的密封装置竟然是拉链!拉链自动拉上的时刻,我还发现了一个拉链竟然脱落了。在发射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祈祷着一定要坠毁,免得在天上受罪。当然,因为这是个梦,我的祈祷最终变成了现实……   有几个梦都忘记了。   最后一个梦情节简单,讲的是我去找一个relative的时候遇上了同学的事。具体的都忘记了。   最近突然想起了一些东西。比如:   Work, Work, Work, Work.People work, every day.fathers work, mothers work,Teachers work, nurses work,Work at hom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4 Comments

梦两则及其他

今天早上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脑子里乱得很。显然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但我已经想不起来了——或许是我不想想起来,我潜意识里认为那一定是一个恶梦。也许这跟我昨天看的一篇文章有关吧。   发两个梦上来。   一天,我梦见我要坐火车去某个地方。我上了车,车厢里的布置简直就和909一样。我把行李放在了一个地方,然后到另一个地方坐下了。过了一会儿,火车开了,似乎是一个售票员来查票之类的。我于是要去找我的行李,发现我的行李已经被人翻过了。之后的事情似乎记不得了。   另一个梦就算了吧。   又想起了一个梦,似乎是关于李大元的,我在梦里要找他的家,还是乘公交车去的。   另一个梦里面,我坐徐闵线乘过站了。于是我向售票员说明要补票,他让我在下一站下车之类的。   还有一个片断,是我到一个终点站去乘公交车,路上似乎还有犯罪行为。   怎么记起来的都是片断呢……   以后要做一个梦发一个梦。   暑假真的到了。   我马上就会有很多的空闲时间了。   哦,对了。那个Aqua Libra不就是“水平衡”的意思嘛,aquarius既然是水瓶,aquarium又是水族馆,那么aqua就是水啊,libra又是“天平”的意思。   Roy回答不出来可真该罚啊……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