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欢迎参加“庆祝HM张聪同志二十岁生日”征文活动

具体的还在想……反正早一些公布消息的话应该征收上来的文章数也会多一些……另外,这个征文弄好以后我承诺五年以内不会再举办同主题征文了……还有,这里就用HMC了,不用全称了……注:HMC 是 ********张聪** 的简称……  第二次HMC主题征文活动上次的命题太长太煽情太假了……所以这次只有一句话:请以“HMC”为话题作文。 一、语言文字  允许使用的自然语言有:汉语、英语、拉丁语、意大利语、法语、日语。使用其他征文作者认为合适的语言的,应当提供汉语翻译件,或者上述六种语文中至少两种的翻译件。  允许使用:Pascal系列语言,C系列语言,Basic系列语言。使用其他语言的,应当提供Pascal系列翻译件,或是上述三种语言中至少两种的翻译件。  允许使用图片:图片不属于任何语言,但被允许。可以使用真实图片,或者由字符拼成的错觉图片等。 二、题目  题目自拟。程序应有主名作为标题(上次这一条放宽了……)。图片应有名称。 三、感情色彩  感情色彩不必一定是热烈拥护HMC,可以中立,甚至反对。 四、字数规定  作品应不少于50拉丁字母,或25汉字(含标题,不含标点);程序设计语言不多于80行(须编译通过,注重格式、缩进),特别优秀者放宽至100行。图片大小合理即可,但不得以此规避前述字数限制。 五、提交方式  作品可在blog等作者可以使用的信息发布源上发布,并在下方留言链接地址。  以字符形式完成的作品亦可以在下方留言提交。 六、奖惩措施  在提交作品的作者中:  1.存在至多三位无前缀的作者,将会得到HH的前缀;  2.利用该活动发布违法信息的有前缀人员,将被撤销一天的前缀。 七、时间期间  不限。(但不得以此作为拖延时间的借口哈~) 八、版权  作品作者拥有关于作品的一切权利,本空间无意侵犯;本空间可能会提出使用作品权利的申请,作者有权拒绝。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Leave a comment

庆祝哈利波特三周年

转眼间,哈利波特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年了。   这次我拖得这么晚才写这些纪念的文字,并不是因为我懒,记忆力差或是别的什么的,而是因为实在是太忙了。   要知道,我选的是数学和法学两个方向的课,时间其实还是挺少的。   哈利波特五已经进入我们学校的多媒体库了。今天我又在里面泡了很长时间,看了东京审判。感觉很不错。又想起,前几天突然想起了聪推荐的向左走向右走,于是怀着崇敬的心理去看了,也就得个三四分吧。至于满分是多少,问那个人就知道了。   这个星期是北京大学被教育部评估的日子。所有一切的一切都让位于教学评估。一个打印店关了,因为要教学评估;广告栏拆了,因为要教学评估;食堂不让外人吃饭了,因为教学评估;挖了路重新铺,因为要教学评估;一个好好的花坛拆了,因为要教学评估;所有的落叶一夜之间就被扫了,因为要教学评估;我昨天晚上睡得很晚,也是因为教学评估,我们那老师让我们“好好准备”。   三年的时间过得真的很快的。   不知道在上海是怎么样的,我在这里特别的喜欢说上海话。(题外:谁告诉我贵州应该怎么发音?)每个星期一,因为碰得到一些上海学生,说起话来感觉格外的爽。和外地人说话,有些话是解释不了的,比如说“十三点”或是“拎不清”(“拎”竟然是前鼻音!!!),怎么跟那些人解释?于是就只能自言自语,其实是感受一种感觉,比如有时候我的脑子里会浮现出HMGGGC张聪说我“白痴”的语音语调,其实是很亲切的。   说到聪,今天我们寝室有人问,今天几号?答曰:26。问曰:不是23么。答曰:看错了,是五点二十六分……然后脑子里立刻就想到,再过三天就是聪的生日了,好快啊……然后才会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看错了。满脑子竟然想的都是那个人的事情,说明脑子里还是应该有一点事情的啊……   推荐电影:《大逃杀》,日本出品,不向未成年推荐(为了你好),但是实际上就连pzh也成年了;《记忆裂痕》,By 吴宇森。   就写到这里吧。   PS   声明(26)   庆祝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三周年! By P&P   声明(27) i)对于拥有主席后缀的人,前加HH前缀; ii)对于拥有主席后缀的人,在HH后加“伟大光荣正确的”前缀; iii)向伟大光荣正确的主席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iv)撤销拥有主席后缀的人“伟大光荣正确的”的前缀。 date 2007.11.14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5 Comments

从别处看来的职业测试

http://www.psytopic.com/mag/post/820.html   Psytopic分析:您的性格类型是“ISFP”(内向+实感+情感+知觉) 沉静,友善,敏感和仁慈。欣赏目前和他们周遭所发生的事情。喜欢有自己的空间,做事又能把握自己的时间。忠于自己的价值观,忠于自己所重视的人。不喜欢争论和冲突,不会强迫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或价值观。 ISFP型的人平和、敏感,他们保持着许多强烈的个人理想和自己的价值观念。他们更多地是通过行为而不是言辞表达自己深沉的情感。ISFP型的人谦虚而缄默,但实际上他们是具有巨大的友受和热情之人,但是除了与他们 相知和信赖的人在一起外,他们不经常表现出自我的另一面。因为ISFP型的人不喜欢直接地自我表达,所以常常被误解。ISFP型的人耐心、灵活,很容易与他人相处,很少支配或控制别人。他们很客观,以一种相当实事求 是的方式接受他人的行为。他们善于观察周围的人和物,却不寻求发现动机和含义。 ISFP型的人完全生活在现在,所以他们的准备或计划往往不会多于必需,他们是很好的短期计划制定者。因为他们喜欢享受目前的经历, 而不继续向下一个目标兑现,所以他们对完成工作感到很放松。 ISFP型的人对于从经历中直接了解和感受的东西很感兴趣,常常富有艺术天赋和审美感,力求为自己创造一个美丽而隐蔽的环境。没有想要成为领导者,ISFP 型的人经常是忠诚的追随者和团体成员。因为他们利用个人的价值标准去判断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所以他们喜欢那些花费时间去认识他们和理解他们内心的忠诚之人。他们需要最基本的信任和理解,在生活中需要和睦的人 际关系,对于冲突和分歧则很敏感。 您适合的领域有:手工艺、艺术领域 医护领域 商业、服务业领域等 您适合的职业有: · 客户销售代表· 行政人员· 商品规划师· 测量师· 海洋生物学者· 厨师· 室内装潢设计师· 园艺设计师· 旅游销售经理· 旅行社销售人员· 职业病理专业人员· 时装、首饰设计师· 陶器制作者· 乐器制作者· 卡通漫画制作者· 素描画家· 舞蹈演员· 画家· 出诊医生· 出诊护士· 理疗师· 牙科医生· 个人健康和运动教练·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5 Comments

梦三则

因为准备toefl的缘故,或是说“的名义”,我已经太长时间没有上来更新过了。一点一点来,今天先贴几则梦上来。   第一则 人物:Me Myself,张一帆,gyz,矿工一名   梦开始的时候,我正站在火车站台上等列车。那是一列开往云南(云南哦)的火车,我似乎是要去参加数学竞赛吧。这时候,我看到张一帆和gyz来了,两个人一起等车。过了一会儿,车来了,我上车,他们两个上的是另一节车厢。   等我睡了一觉醒来,火车已经在云南了。火车是在半山腰运行的,轨道是半山腰向内凹的一条(山是非常陡的)。大概是最近山西那件事情的关系,我看见有一名矿工正在轨道旁挖山上的矿石,而我们的轨道旁停放着一辆没有车头的货车,里面装的全是矿。在离我们的轨道不远的半空中,正在修建一条新的轨道,为了造得和我所在的地方一样高,下面的支撑物少说也有20米。   然后我是被叫醒的。   第二则   第二则是我梦见去北京。到了北京站,我从北广场出去,因为听说北广场人少。下了地铁口,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少:没有卖票的!于是,我从我铅笔盒中掏出了一张我早已经买好的票(天啊),没有检票就上了车。   在出口,又没有碰到检票的人,只有两个警卫在出口处的小路上守着。我问他们北大应该往哪里走,他们支支吾吾地说不清楚。然后似乎就醒了。   第三则   一条新建的地铁线路造好了,我正在乘的时候,看到了jtx。我们在某一站下了车,过了一会儿又要从这站回去。这时候,我发现到面的站台竟然是要跨过铁路才能到的。这样我们可以从外面跨铁路,不用进了站再跨铁路啊,就是逃票了。接下来似乎就是上车,结束。   第四则   我要去赶飞机,本来准备乘公交车,但是发现时间不够了。于是决定做地铁。可是我进入地铁的方式是从地铁的地面部分到地下部分的隧道口进去,于是就非常危险,差点被撞到。到了机场,那架飞机已经开始滑行了。我告诉保安我要乘那架飞机,保安打了个电话,我才在跑道口上了飞机。可是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第五则   我要去赶飞机。飞机五分钟就要起飞了,在六楼上飞机,可我还在二楼,于是我在各个地方抄近道,还碰到了在机场补课的一帮子人(确定?),终于快要到了。但是,上飞机有一段路是一张平的上坡铁丝网,间隙很大,下面就是机场地面,我在极度的恐惧中爬得非常慢,我爬到的时候飞机舱门已经关上了。我敲机长室的窗,他们最终好像也没让我上飞机。   梦好多都时间太久,记不清了。下一次是“关于选举(2)续”。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5 Comments

张骞同学之征文——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18岁生日

答应了一定会写,所以在张聪生日之际奉上这篇文章,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 认识张聪是在2004年的6月,比认识我们班很多同学都要早,那是在直升班,老大坐在我旁边,他坐在老大前边,也就是我的斜前方……很快,我就对张聪有了很明确的定位,直到现在我都感叹与我看人之准…… 可惜的是,后来的两年一直都没有说过话……即便是在走廊上看到,也只是看到而已,其实我们都是认识对方的,但为什么连招呼都不打呢?我也不得而知,只是好像没有这样的一种默契……于是形同陌路了两年,就入两条直线,在相交一次后,便是两个方向。 直到高三,我竟然成为了张聪的同桌,而高三的第一天,张君就对我说:“侬好好叫帮帮张聪。”于是我便领悟到,我又干起了老活,也就是传说中的“好帮差”……但其实我是非常讨厌这种形式的,而以往初中的类似经历都是无疾而终,而这一次,结果更是出人意料。 在和张聪作同桌之后,由于先前的铺垫,我们似乎很快找到了默契,我对张聪更是由相见恨晚的感觉。直到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曾经的生活是多么贫乏,张聪带我走进了psp,sp, 游戏王,水瓶。。。。。。似乎我人生过去17年中玩过的东西还没这一年多,于是那所谓的帮助学习更是演变成了共同玩耍…… 我和张聪的故事真得不多,也只有这一年,但却过得异常的精彩,我感谢张聪让我认识了很多新的东西。但是对于张聪,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因为听到的各不相同,无法自己做出判断。 最后祝张聪生日快乐,武汉很热,希望他保重……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2 Comments

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生日快乐

记得高一下学期的期末考试,lym拿来的化学成绩,我只有75分,他**了我一通。虽说我的化学成绩每况愈下,但我想毕竟没有到那么差的地步。假如真是那么差的话,我会很伤心的。   于是,一个念头突然闪过,会不会是批错了?然后自己笑自己,怎么可能运气这么好……于是这天,在失望中带着一丝希望回了家。   第二天,卷子发下来了,我立刻检查加分,果然批错了!虽然最后我的成绩也只有85,但我的心里毕竟好受了很多,那天我的心情是很不错的,不仅因为平白无故多了十分,更因为我的运气好,我的感觉准。   一年以后,我所能经历的最后一次计算机上海队选拔结束了。我妈和我乘着出租车逃回了家。“尽管在那边等两个小时,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可是我不想等。已经等了两次了,那两次的结果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假如等了两个小时又是空欢喜一场,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这是我那天考好以后一小时写的。   那天,始终没有消息来到我家。我越等越心灰意冷,因为假如进上海队的话他们一定会打电话过来的。到了晚上九点多,我终于忍不住发消息问HuGang:“结果怎么样?”   “你第八,要不要去夏令营?”   这里稍微加一点简单的解释:上海队这一年有6个人,前六名可以去。第七名以后的,只能作为非正式选手参加所谓的“夏令营”,所有活动和正式队员一起的,但成绩不算数,收费还很高,是中国计算机学会敛财用的,一般来说是高一及以前的人积累经验的用的,当然高二想去也可以去,我觉得是纯粹玩一玩。高一的时候我也能去夏令营的,但我没有去。   那条短信我没有回。我打开我书房的窗,看着外面高架上车来车往,又一次地觉得一切都不属于自己。这时,我想起了一年以前的情景,又有了一丝小小的希望:会不会又是批错了?这次,我更加坚定地否定了自己。计算机竞赛是电脑批答案的,根本就不可能有推翻的可能。而且我在高一时RP已经用尽了,这次肯定轮不到我用了。于是开始后悔,为什么在高一时把RP用在这么无用的事情上。   躺在床上,我心里只想得到这次失利。从初三起就参加上海队选拔,到最后还是没有进,为什么当初不安于得三个一等奖就完了呢?   第二天到学校,我思路混乱,上午一放学就离开了,径直回到家。这时,试卷批错的电话已经打到了学校,但我已经走了。   回到家中,心情依旧不好,我躺在床上努力在回想这一切,想理清我的思路,一个电话不合时宜地打到了我家。正是试卷批错了,我第五。   照这样说,我的感觉也是挺准的吧。   和你差不多。   所以你不应该那么相信自己的。   P&P于2007年5月26日   附录:   一、声明(24)   兹 重新授予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全权代理权。   在代理各项行为时,应当分别制作授权书,可归属表见代理的除外。 关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可能的已经授予我的各项权利,不在本声明的讨论范围之内。 该声明现予公布。date: 2007.5.26   二、李依同学之征文——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18岁生日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11 Comments

张一帆同学之征文——庆祝HM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18岁生日

*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写文章!Frank 说:不写。。*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写拉写拉……Frank 说:坚决不写*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不写对你又没什么好处*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还不如就写一下呢Frank 说:写了有好处伐。。。*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友爱同学……Frank 说:。。。Frank 说:不写就不友爱拉,歪理*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你连文章都不肯写,还友爱个头……Frank 说:不要骂人,骂人是不对滴*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哦……*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但是你要写啊*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不要懒惰*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懒惰是不对的Frank 说:不写不写不写Frank 说:懒是人的本性*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所以说要改嘛Frank 说:啊拉改不了拉*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敲敲键盘就可以改的嘛……而且你现在和我聊天的字数也已经远超过25了。Frank 说:那不管*unicefP&P–爱上喝wula水 说:算了,把这篇聊天记录作为你的征文好了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5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