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学农随想(附注释2)

虽然学农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忘记。现在记下来,也许不算晚吧。 我想说的,是对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所崇敬的李橙说的一段话的回答。   http://spaces.msn.com/members/johnjinprivate/Blog/cns!1poNxC9-E8Q6_tMkSzamWrJA!154.entry   具体请点击上面的链接。 我原来想好要有至少五天把它放在最上面,现在只能这样了。   注释2:"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自己的权力。各级人民政府是人民代表大会的执行机构。"   那天打好了这个,刚躺到床上,突然想到:人民真的有权力改选政府吗?就比如原上海市市长徐匡迪,是民选市长,却在任期满前几个月被调离。我想,原因应该是:更多的人民(全国人民)希望他调走,所以国务院(中央人民政府,全国人大的执行机构)可以调走他。上海的人民也许是不能通过民选的方式再让他当市长的。 又比如,公投台独。否决这一条的理由是:台湾的独立不能只听台湾人,要看整个中国的人民的态度。地方的决定是不能违抗上位的决定的。类似的例子比如加拿大的魁北克,也要求独立,听说省内公投批准了(我不清楚),但是他们的最高法院(代表人民)下了一个判决(这我是清楚的):这件事关系到全国,应该全民公决。于是现在魁北克还是加拿大的一个省。 因此,事实上只有全国人大才能充分地行使权力。这也是合理的,因为我们国家不是联邦制的,而是一个统一的单一权力的国家。 PS: 竞赛的题目总算是做好了。长长的五页。做完了真是轻松啊。 另:希望大家看了我的这些“讲稿”以后提些意见或建议,谢谢!(至于听不听……那是我的事了……我当然会尽量听取意见的) 得去睡了,明天出狱。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 3 Comments

学农随想(附注释)

虽然学农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忘记。现在记下来,也许不算晚吧。 我想说的,是对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所崇敬的李橙说的一段话的回答。   http://spaces.msn.com/members/johnjinprivate/Blog/cns!1poNxC9-E8Q6_tMkSzamWrJA!154.entry   具体请点击上面的链接。 我原来想好要有至少五天把它放在最上面,现在只能这样了。   注释:"简单的计算表明,只要多于2^n分之一的人同意一件事,就有可能获得通过;换句话说,可能有不到 (2^n-1)/(2^n) 的人反对,这也没用。n是间接选举的层数。" 举例说明:一个国家有三个省(例如斯洛伐克共和国),A省、B省、C省。假设每省有三个人(这就不能举例了) 有甲、乙两党。那么,当三省党派分配为 甲甲甲、甲乙乙、甲乙乙时,乙党可以控制两省政权,进而在实际少数时取得形式多数。   PS: 竞赛竟然就是这样!逼着你在计算机前吊十二个小时,却不允许你装任何东西,竟然连正事也不让你做!可以做的,只有在计算机房中东张西望。打蚊子竟打到了三只,尸体就在键盘旁边放着呢!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

学农随想(外一篇)

虽然学农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忘记。现在记下来,也许不算晚吧。 我想说的,是对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所崇敬的李橙说的一段话的回答。   http://spaces.msn.com/members/johnjinprivate/Blog/cns!1poNxC9-E8Q6_tMkSzamWrJA!154.entry   具体请点击上面的链接。 我原来想好要有至少五天把它放在最上面,现在只能这样了。   今天突然发现竟然有两个人同时发生了一些关于梦的奇怪的事。(和我昨天写的那一小段应该没有关系吧。)学农过后的一段时间我每天都有三四个可以记住的梦。于是我开始找解析梦的书籍以及关于精神分析的书籍。弗洛伊德的书是值得一读的,他的学生的书也是这样,这些书对于了解自己有帮助,对于缓解精神压力,防止精神突变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我也不知道,这些是我瞎写的) 而最值得一读的书是一本以色列人写的书。(我一直认为以色列人十分聪明……)他在一个世界一流的睡眠实验室工作,出了很多成绩。研究方式很简单:让一个人在实验室里睡觉,看生理反应,或是发现他做梦的时候把他叫醒看梦和睡前暗示的关系。 有一个人,记录自己的梦长达二十年,理所当然的引起了这个以色列人的兴趣。于是那个人在睡眠实验室睡了几天。一开始没什么特殊的,直到有一天,他说自己做了个梦,具体记不清了(而先前他一直记得很清楚),只是听到了“碳化物”这个词,并记得闻到了怪味。第二天,印度的一家碳化物厂爆炸,化学物品泄漏,造成了惨重的伤亡。作者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让读者自己思考,他也没有给出任何暗示。   正像我多次说过的那样,我认为世界的发展是确定的,现在的一切可以推断出以后的一切,任何人作任何努力都是徒劳的,因为他的努力正是由现在这个时刻所决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人作的任何努力的效果也可以说都是极其充分的。 于是,由于以后的一切都是确定的(不一定是可知的),因此很有可能(当然不是肯定)会有人知道。没有任何伦理或是定理否认这一点。于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 和 李佳晨 的梦就可以解释了:他们从另外的通道得知了以后将会发生的事。 梦是神秘的,因此才有那么多人关注它。当然希望真的有这样的通道,虽然我们不可能改变什么,但至少我们知道了(虽然知不知道也是注定了的)。 P.S.: 明天就要走啦……星期五再回来……躲了三天的社会实践……真不错。 唉……可是这一切都是确定了的,在确定中生活,不是很没有意义吗? 我所能做的,只有说一套做一套,不把这些用在实际生活当中罢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学农随想

虽然学农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忘记。现在记下来,也许不算晚吧。 我想说的,是对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所崇敬的李橙说的一段话的回答。   记得那一天,是发生了一些令人非常不愉快的事。我承认经过了这次学农之后,我将会努力地钻研兵役法,逃避兵役。李橙对于学农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并认为教育局做出的规定并不一定都是合理的。 我不否认这一些,但我想说的是,无论学农合理与否,你必须穿上军装,过七天这样的生活。 为什么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自己的权力。各级人民政府是人民代表大会的执行机构。显然,作为政府下属的教育局,是由人民的意志组成的,行使的是人民的权力,做出的决定视为人民的决定。 也许又有人会说,假如各级政府做出的决定不合理,怎么办呢?按法理说(没有真正实施过):人大可以重新选举政府,或者罢免教育局局长。这是人民权力可以控制的。 又有人会说,人大的决定不合理怎么办?按法理说(没有真正实施过):人民可以重新选举人大,再重新任命政府。 假如再有人问,人民的决定不合理,怎么办?事实上,人民的决定视为永远合理。纳粹就是德国人民选上去的,他们做出的这种决定只有外人才可能干预。换句话说,假如纳粹不扩张,只是杀犹太人,那么就没人会有异议(有异议也没用,因为它是民选政府),作为少数派的犹太人的利益就没有保障。 因此,现在,我们作为没有选举权的未成年学生,只能服从人民的意志,除非人民的意志改变(可以是我们促使他们改变),或是外国干涉我国内政。 我国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就是说间接选举。我们选区人大,区人大选市人大,(市人大选省人大,)省级人大选全国人大。这样造成的后果是,并不能保证形式多数等同于实际多数。简单的计算表明,只要多于2^n分之一的人同意一件事,就有可能获得通过;换句话说,可能有不到 (2^n-1)/(2^n) 的人反对,这也没用。n是间接选举的层数。但是,间接选举是唯一符合中国国情的方式。这就是人民同意它的理由。 想了好长时间了,今天终于写了出来。 PS: 1.文革不是"由毛主席错误发动,被……",而(根据法理)是人民的意志,因为毛主席的权力是人民给予的。 2.昨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人在校园里跟踪我,我的书也找不到了。好些人都帮我找书。我躲到看门老大爷那里,看到那里有Joy of Learning,问他哪里来的,说:和你的一样! 3.列宁说的不对,社会主义国家是有私法的,否则没必要把国家财产、集体财产分开描述。 4.完了,谢谢观看。

Posted in 未分类 | 6 Comments

violino

最近心情不错啊。 记得那天是我最后一次上小提琴课。也许以后还会去的,但不会再是每周一次的规律性的了。走的时候舍不得地望了后面好一会儿,毕竟那里我已经去了有五年了吧……而我每周一次的小提琴课竟然已经有十年了,这最后一次…… 我已经忘了第一次了吧。只是那时候我刚进小学。在小学以前我曾经学过电子琴,却因为害怕学习压力过大(哪个糟糕的医生说我智商59是弱智的?)而放弃了。而进了学校才知道那里真是舒服啊……于是我爸问我要不要学乐器,我就稀里糊涂答应了……后来每次我练琴练到不想练却被我爸逼着练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次答应的时候…… 还曾讨论过学什么乐器……钢琴排除,太大了……正好我邻居的姐姐在学小提琴,我就被介绍了那个老师。 有一段时间还是蛮后悔的,但过了就好了,就喜欢上了。 十年了……十年,我没有一周是完整的休息的……终于到了现在,有了彻底的放松,却总觉得缺些什么,每到周五的下午就老想往外跑,虽然知道公交车很挤,知道老师一定会说我又一个星期没练琴…… 一个电视剧……不说名字了……蛮喜欢的,每次到了最后一集,却总是某个暑假星期五的下午……于是我就好多次的错过了它的结局。而今年,我终于可以……它却不放了! 现在开始喜欢上练钢琴了……5 712 5 123 5 234 5   555 654 4 543 3 432 2 321……(下划线表示低八度)一定有人知道的……谁知道的话……谢谢 晚了吧!……晚了吗? 完了吗?……完了吧!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第二天又过去了

/*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本文于2005年9月27日被修改。原文在本人电脑中保留*/ 第二天的比赛结束了。 上午的比赛,我自己觉得做得非常好。花了三刻钟的时间就把前两题做好了,又花了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把第三题也做好了。做的时候就在想,这第二题怎么那么简单呢? 刚考好的时候,朱老师走到我旁边,说:做得怎么样啊?我挺高兴地说,三道题都做了。他于是说:翻身了嘛,上次做得不好啊。 快要开始测试了,又碰到了朱老师,这时才知道,前一天只有50分。原来抱了很大希望准备得100分的第三题全错了。 焦急的等待。去年等待的时候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已经全部忘记了。等啊等,直到余老师近来宣布: 第一名 /**/ 第二名 /**/ 第三名 /**/ 第四名 /**/ (以上四人进入上海队,代表上海参加8月举行的全国决赛,江苏引进的队员好像都在华师大二附中) 第五名 /**/ 第六名 /**/ 金睿璋 271 ………… 看了详细的分数,知道今天的第二题得的是0分,发现自己题意理解错了。而第三题是很难的一题,我竟然得了满分!只有李天翼也得了满分。我在做的时候就反复地想是否要放弃,但一直觉得前两题拉不开差距的,而第一天做得并不好,只有这题做了才行。于是自己鼓励自己,整整150多行,终于做好了这道题。这是我有史以来编得最长的一个程序,我为此感到骄傲! 令我不解的是/**/竟然比我考得好。要知道,从前的时候,他可是…………唉,谁让他进了复旦附中呢? /**/剩下的有三个人,一个格致中学的,一个上海中学的,竟然学校里也都有老师!而可怜的南模中学啊,它是没有专业的电脑编程老师的。我怀疑我是不是南模有史以来第一个电脑得一等奖的。这似乎直接阻碍了我冲击上海队。 马拉松式的比赛结束了。从五月份以来,一直考阿考阿考阿考,终于结束了。而我,又将只能耐心地等待一年,期待着,盼望着,最后一次选拔赛的来临,并期望着奇迹的发生。我不知道,假如最后一次都失败了,我的心情会怎样。我,从来没有想过。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第一天过去了

第一天的比赛过去了。 原以为我会连做一道题都很吃力,没想到三道题的难度对我来说都是还可以。虽然有四个小时的时间,但我还是只来得及做两题。今天大概可以拿到140分(满分300),按照去年的分数线,后天只要再拿80分就可以了。可是看看今年的题目,分数线会那么低么? 想起了去年比赛的日子。那时候监考可松了,你要翻书翻书,要玩游戏玩游戏,老师在隔壁房间里呢。甚至网线都没有拔掉,我还上了msn。那时李**给我发送了一条消息,我还是回了;但后来开始不对了,我只能对所有人假装没看见。 去年上课(就是集训)和比赛是在同一间教室的,一点都没有比赛的味道。余老师用powerpoint打了“Noi2005上海选拔赛”几个字,然后有人用照相机拍了下来,不是纪念,而是证据:Noi规定,未经选拔而指定的选手不得参赛。 记得去年公布分数了以后,我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会儿,毕竟心情不会好的。而且分数也差得不多(就100分……)那时候符文杰分析试卷,我根本就听不懂。想想我今年的情况已经好多了。 今年比赛的教室在上课教室的楼上,人也多多了,有二十几个人。(世外毕业的)黄桑霞也在,水平很高;(位育毕业的)马晨昊也来了,我不知道他怎么样,没人说起过。监考的人也多了,竟然有5个!有了浓重的考试味道。而出错也没有去年厉害。去年有一道题的错直到考了两个半小时才更正,所以延长了一个小时。而今年只延长了半个小时,有进步啊! (根据国际惯例,)考试的两天之间有一天休息。出国比赛的人一般是组织一天旅游,我呢,只好参加合唱队了。

Posted in 未分类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