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6

杂务

首先对Bunny说:你分明就不是第一个在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的Space上留言的人。要知道我是留过言的,而且比你早,聪也没有删……   然后说一下,SHTSC我最终还是进去了。昨天晚上我得到了坏消息,今天坏消息就成了好消息。可惜了PB,真的为他感到难过。   第三,关于Aqua Libra。虽然回答问题的人已经有一点了,可我还是想让更多的答案继续涌现在我的Space上。其实这两个星座(指Aquarius和Libra)的中文大家不都知道嘛,凑两个名词出来拼在一起又不会是什么难事!   第四,我郑重地考虑想要停止公开我的Space的内容。假如我要实施这一条的话,一定会是在七月之前。   第五,邀请aucunsolo和jenny9006加我。MSN: johnjin_private@hotmail.com。   第六是我和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之间的事情,就不在这里说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Other human beings and me | 4 Comments

Aqua Libra

原来也许有一些梦要发上来的,但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还是以后再发吧。   今天是计算机上海队选拔赛的第二天。现在考试结束已经一个小时了。   这是我第三次参加SHTSC。   第一次参加的时候还是初三呢,和邵xuanchen在一起考试。他当然毫无悬念地进了上海队,而我也毫无悬念地(尽管我当时不可能承认这一点)被淘汰了出来。他后来获得了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的金牌,并且是满分。   第二次就是去年。我在这个space上发了两篇长长的文章,算是记录了我当时的一些想法吧。后来有老师问我要一些参加竞赛的材料的时候,我幸运地不用重新写一篇,而只要稍微改改就可以了。去年的暑假里,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主要原因……我也不知道,或是知道了也不想说吧。   今年是第三次了。说实话,我是没有什么信心的。NOIP的第一名当不了饭吃,我只能和别人一样做题、看书、看书、做题……和别人一样吗?我想我做不到吧。   今年的考试和江苏的人一起考,他们n里迢迢到上海来和我们一起考,这使得考场里的老师特别的多。具体的情况也不想多说了。   从考场里刚出来,我和我妈上了一辆出租车。尽管在那边等两个小时,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结果。可是我不想等。已经等了两次了,那两次的结果不用说也知道是什么。假如等了两个小时又是空欢喜一场,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我对我妈说,我终于能够理解那些在高考之后等成绩的人的心态了,这滋味真的不好受。我还说,真不知道那些考后估分报志愿的人是怎么估分的。我试图估一下分,但是估到一半我就不忍心再估下去了。   想起报纸上那个高考以后跳楼的女生。她就是因为估分没到一本线而跳楼了。事实证明,她的成绩高出她的第一志愿26分。   What a disaster!   考试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了,成绩在半小时以后就要出来了。继续等吧。   ——————————————————————————————————   我一直不能理解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手机上的一个现象。我问他原因,他也不告诉我。   今天我看到,一种饮料的名称竟然是“Aqua Libra”。我觉得很强,非常强,太强了。   有谁能猜出Aqua Libra的意思吗?   竞猜者请在下面留言。

Posted in 未分类 | 5 Comments

关于赌博的法律条文

这里贴一下关于赌博的法律条文,以便防止犯罪行为的发生。   《刑法》 第三百零三条 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开设赌场或者以赌博为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赌博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 以营利为目的,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聚众赌博”:  (一)组织3人以上赌博,抽头渔利数额累计达到5000元以上的;  (二)组织3人以上赌博,赌资数额累计达到5万元以上的;  (三)组织3人以上赌博,参赌人数累计达到20人以上的;  (四)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10人以上赴境外赌博,从中收取回扣、介绍费的。   第四条 明知他人实施赌博犯罪活动,而为其提供资金、计算机网络、通讯、费用结算等直接帮助的,以赌博罪的共犯论处。   《治安管理处罚法》 第七十条 以营利为目的,为赌博提供条件的,或者参与赌博赌资较大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三千元以下罚款。     特此通告。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梦三则

又做了许多梦,再不发上来就会忘记了。三个梦一个比一个简略。   Dream 1, 人物:Me myself, 杨weining, 周贪, liuyi, 胡chengwei, daiwei, 林xueqing等(按出场顺序)   一天,我发现我正在一个教室里面等待考试。当时快晚上10点了,马上就要进行上海市中学生应用数学竞赛。我突然想要去上厕所,正好杨weining也要去,我们两个就一起去了,路上还遇到了周贪。我记得那场考试应该(名义上)是在延安中学举行的,监考老师我不认识……   回来之后,到了晚上10点,正式开考。我拿到卷子,看到那些琐碎的填空题,就一点也不想做了。   一晃一小时三刻钟过去了,到了第二天的早上九点三刻(是我梦里面时间概念不清)。考试还有一刻钟就要结束了,我的填空选择还是一片空白,解答题倒是全做好了。我立刻想到了liuyi。(FYI,liuyi是做这类题目的高手,本班大部分作业的源头。)(FYI还是我新学的缩写呢……)于是,我回头要liuyi把卷子给我。可是liuyi的卷子在一秒钟前刚被别人借走。这时,我了解到胡chenwei借到了卷子,于是我和他旁边的daiwei交换了位置。胡chenwei当然热情地邀请我和他一起抄。可是我昏昏欲睡的不在状态(废话!)于是决定他报我抄。此时讨厌的林xueqing成了监考老师,在教室里讨厌地走来走去。更让人讨厌的是,第一道填空题是画图题。当我按照胡chenwei的指示画了一只鞋子与一支袜子以后,我终于抢过卷子准备自己抄。卷子上的图案是一个人头,额头上有一只鞋子和一支袜子,而我画的一只鞋子和一只袜子像极了答案的那个人头(画画水平真糟……)。于是我又画上了一只鞋子和一只袜子,准备抄后面的题目。没想到第二题又是画图题。鉴于那些图案实在太难抄,林xueqing还在不停地观察(怎么就不知道我换了座位),胡chenwei还要接着抄,我决定自己做第二题,发现好做得不得了(画出某图案经过两面垂直的平面镜反射后成的图像)。我画好了那个图,发现胡chenwei抄好了,就索性让他帮我抄完。考试就在这安静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随着考试的结束,我也就醒了。   Dream 2, 人物:Me myself, 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 liuyi, 卢某, 杨weining, 英明的毕正宜同志, 庄同学稼等(按出场顺序排序)。   一天,我发现我回到了我一二年级时的小学。估计极少有人知道那所小学吧。那所学校正在校庆,邀请了一大批人过去。“我当然是在被荣幸的邀请之列”,可是张yubin似乎没去……所有人物表里面的人都去了。操场上摆着很多座位,要开大会的样子。我本想让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或是卢某坐在我旁边,但是看到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 liuyi, 卢某, 杨weining这四个人在一起玩(之类的,记不清了),我就放弃了这个念头。我走出了校门,看到了一辆逆向行驶的公交车,在公交车的最后,英明的毕正宜同志和庄同学稼面无表情地一起看着窗外。我突然有一种感觉,觉得她们两个是被kidnap了。我走回我一二年级时的家,又走出门去逛,突然听见某甲在对某乙说:“你kidnap他们干什么?”某乙回答:“要看看他们在**情况下的反应。”   于是我就醒了。   Drea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2 Comments

两件事

一、降旗   这个礼拜是我们班执勤,这已经是我们进校以来第四次执勤了。我与前三次一样还是站门岗,数着进来的人数。当然,这并不是我想说的主要的东西。我想说的,是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今天下午,按照规定,我们班的同学将国旗降了下来。降旗的过程虽然历时较长,但一直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中进行。整个降旗过程符合法律的规定。特此声明。   声明:下三段东西所讲述的完全是假的东西,依据了不存在的事实,表达了不真实的意思。   在体育课上好之后,贾tx希望把国旗将下来。我不赞成他这样做,因为第三节还要上课;但是这并没有违反法律的规定:“全日制学校必须每天升挂国旗。”遗憾的是,贾tx把国旗降到了四分之三高度。回顾国旗法,降半旗的高度是三分之二,并且有着严格的仪式,详情参见国旗法。贾tx并没有符合这个仪式,因此我说,这个过程还行。   贾tx比较不让我赞同的做法,在于他在降旗到中途(降不下来了)的时候返回了教室,而没有忠于职守。我在第三节课前表达了这个意思:假如那是一节理科考试的话,我一定会下去把旗子给降好再上来考试的——降旗在我心中显然比这些考试要重要的多。但这是一节语文考试,而李橙显然不会下去的——这是由我们不同的**观造成的。   最终,我们在考试后把旗子讲了下来。这可以解释为一场长时间的降旗仪式而使这种现象得以过关。我想,只要没有过多的旁人关注到这件事,这件事就这样完结了。&By the way,我十分希望以后降旗的人也能像我一样,不要让国旗碰到地上。   二、又一个梦。   我已经不知道这是这个space上的第几个梦了。   昨天晚上,我比平时早了20分钟睡了……   以下故事与现实生活严重脱节,没有任何事实基础。   我和我爸在一个宾馆里。这个宾馆很高,我们住在8楼。这时,我突然想起来杨juemin(上海中学学生,进了数学国家集训队)的一个relative被kidnapped了。我正想着她是糟糕的治安状况的一个牺牲品,word came that我的一个relative也被kidnapped了。经过无数法制节目的熏陶,我决定让我爸call the police。还没等我爸do so的时候,kidnapper(是这样叫的吗?)told us to go downstairs and meet her.(索性全用英语了)minutes later, my fath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