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农随想(Re 李橙)

虽然学农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还是不能忘记。现在记下来,也许不算晚吧。
我想说的,是对于伟大、光荣、正确的张聪同志所崇敬的李橙说的一段话的回答。
 
 
具体请点击上面的链接。
我原来想好要有至少五天把它放在最上面,现在只能这样了。
 
看到李橙的回复事实上是非常高兴的。因为,当然我自己认为我的观点是毫无缺陷的,最多需要小修小补罢了。其他人的反驳可以给我的小修小补提供动力,或是直接促使我放弃自己的观点。
当然,我现在并不想放弃自己的观点(毕竟费了好多脑细胞了)。
 
1. 法律是可以侵犯的。
两天前看了一本《经济法概论》,摘录部分目录如下
目录
导论…………………………………………………………………………(1)
  第一节 法是阶级社会特有的历史现象…………………………(1)
  第二节 法的概念………………………………………………………(4)
  第三节 法的任务………………………………………………………(10)
  第四节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是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法(13)
  第五节 我国法的形式、体系与效力………………………………(20)
第一章…………
…………
 
在中国的理论体系下,国家是一个阶级统治另一个阶级的暴力机构,法是实施暴力的工具。在这个理论体系下,一切反对人民民主(无产阶级)专政的阶级一律被剥夺了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权的机会,即使他们是多数,因为他们是被统治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说:在我国,剥削阶级作为一个阶级已经被基本消除,阶级矛盾不再是我国的主要矛盾。于是,在这个理论下,(我觉得)只能是一部分无产阶级用暴力统治者另一部分无产阶级,虽然另一部分有(很少的)机会获得政权。
这意味着,获得政权的途径有两个:通过选举得到国家施暴权(暂且这么叫吧),或使用暴力推翻(原)政府的国家施暴权,建立新暴力政权。在获得国家施暴权以后,法律(即施暴的途径)当然可以在统治阶级的意志下被任意篡改,正如纳粹所做的那样。这就是(几乎仅有的)“合法”(不是反语,是特殊含义)侵犯法律的方式。
 
2. 政权的取得是有历史原因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几乎)规定中国是共产党领导的,东欧国家以前也曾有过类似的规定。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确定自己有保持政权的希望呢?
因为他们现在控制着政权。
再拿纳粹举例子。纳粹取得政权后,立刻修改法律,控制舆论,解散反对党,屠杀犹太人。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人民已经没有办法在下一次选举的时候把他们轰下台了。因为只有纳粹一党,只有希特勒一名候选人,怎么可能选不上?
就像现在“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共青团是“先进青年的群众组织”,这些是谁说的?事实上是自封的。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历史上共产党是先进的,于是共产党在招募党员的时候也要求先进,先进分子也要求加入共产党,“既有需求又有市场”,共产党就这样保持了它自己的先进性。而正因为先进事迹的被媒体宣传(大概也可以说是被政府宣传吧),先进人物被选为代表,而这些代表早已加入共产党(当然只不过是大部分的,一定有少数例外),共产党才保持了政权。
可以想象,现在再想有一个新政党选举获得政权,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这就是政党趋向于保持的原因。而美国,由于历史上它有两党存在,这两党就都有了夺取政权的可能,而且它们之间显然是有妥协的。
 
3. 真理是固定不变的。
至少我一直这样认为。
原因很简单,人们不断得到的只是真理的近似罢了。假如真理真是发展的,那在没有人类的时候,不就没有客观存在的真理了吗?这有点像函数
y=2x/x
当x=0时的极限。在x不断接近0但不等于0的时候,y一直是2;因此可以合理推测,当x=0时,y仍然是二。
也许有人觉得这没什么类似的。我猜想,也只能猜想,看出这里类似的人,也许可以学好数学吧。
 
PS:
1. 好多天没上了……
2. 真希望在有反对的声音。
3. 谁能告诉我三次方程怎么解?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学农随想(Re 李橙)

  1. says:

    对不起,上次我回复得比较冒失,没有仔细看你的日志,实际上你只是在讨论法律问题,我偏偏喜欢什么事都扯到形而上去——我一向认为学法律是比学政治更痛苦的事。又:你其实不必去研究逃兵役的问题,因为大学生不必服兵役。

  2. says:

    你这部分的言论我十分同意,实际上我们国家是非常善于偷换概念的,所以不想入团入党最后就变成了拒绝先进性继而成为反党反人民的问题。人类社会的价值观必定是多元化的,但掌握话语权的又必定是一元化的,所以其他言论就渐渐式微,最后沦为“沉默的大多数”。关于真理,我们的政治书范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就是把人类对真理的认识等同于真理,进而得出真理不断变化的认识。你的这段话让我想到了中国古代墨家的观点,即国家的性质必然是极权主义的,国君的权力必定是绝对化的,因为国家之所以产生就是为了制止人们各由其是,在一国之内只能有一个是非标准,而这个标准只能由国家来制定。一国之内,不能容忍多重标准,那将导致混乱,使民众又回到无政府状态中。这就产生了一个悖论,政府最初由民愿产生,但最后却会走向背离民众的一面。

  3. Anovia says:

    没想法的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